プリンセスメゾン

劇情:83%

動作:--%

效果:77%

音樂:90%

深層意義(深度):95%

總評分:85%

 

女主角沼越幸在高中畢業後上京,在居酒屋工作了8年,單身,以擁有自己的家為目標,

地產公司的人看到這小女孩十分認真對待買房子的事情後十分在意,而職員之一的理子更主動幫忙,

不過沼越幸買房子的理由是因為一段孤獨的過去...

 

 

第一回感想:「わたしのいえ」(我的家)

比起官網的少女風,第一集比想像中清淡,

女主角沼越幸在下半部才有較多表現,雖然她平日沉默寡言,但在工作時卻十分外向(認真)

以購買自己的住宅單位為目的

 

另一方面,伊達政一是一個沉著冷靜的地產社員,

看到沼越幸參觀示範單位,他對沼越幸的發問也完美回答,給人一種專業及壓力的感覺...

 

當單身女性為了擁有自己的生活而在東京購買住宅,到底她們在追求甚麼呢?

 

 

第二回感想:「身の丈に合った物件」(適合自己的物業)

沼越幸前往示範單位一事令伊達政及理子印象深刻,

理子發現沼越幸在居酒屋打工,便前往那家居酒屋打聽沼越幸的想法

沼越幸表示她感興趣,更打算前往實際單位參觀,

隔天她約了伊達政到實際單位參觀

 

沼越幸她跟上次一樣,脫下鞋襪,也到處摸家中物品,

甚至睡在地上幻想住在新家的情景(伊達政仍在場呢...)

她走到露台,外面景色令她感動,在回家的時候更淡淡地說出「要買」

 

然後她回家看看存摺(有800萬日元!!),好像在想甚麼...

 

她詳細問了付款、供款的事悄,卻發現之前參觀的客人已經預訂了,

雖然對方在交涉那天沒有出現,但沼越幸還是為此介懷

她與理子走到那住宅單位,

帶點寂寞看著外面說「對不起,我不能買這個物房子......這邊的景色對我來說很美,但我發現了這種東西對我的人生而言是無緣、無意思的東西...

這樣的景色也不會令我明白甚麼」

 

沼越幸決定放棄了這單位

 

隔天,理子前往沼越幸的家,為她介紹其他適合的單位(好像要3,000多萬日圓啊...)

沼越幸因為有客人到訪,買了一個新杯及座墊,更露出了笑容

雖然她買不成理想的房子,但自己家卻能看到日落,聽到每天定時播放的音樂感到幸福...

她會找到自己理想的家嗎?

 

 

看畢這回,再回想落寞的沼越幸,感覺到這日劇背後的深奧

沼越幸是一個很乖(怪)的女孩,雖然工作上是外向的人,

但真實的她卻是一個純真內向小女孩,

對自己的家有著憧憬,那執著認真的模樣會令其他人想幫她一把

 

然而,她為了夢想的房子,既沒用手提電話,甚至沒有任何應酬、朋友、娛樂,每天過著規律的生活,

辛苦地儲了800萬日圓,卻花盡積蓄及往後的錢用來買房子

即使買了房子,她的人生會得到幸福嗎? 筆者抱持著疑問...

 

對比同樣買房子困難的香港,對家感覺模糊的我,這日劇值得看!

 

 

第三回感想:「女が1人で生きること」(一個女人活下去)

沼越幸在理子的幫助下,正式展開買房子的活動,

可惜走到街中一家不動產店,店員一看到她,只推介租賃的物業,完全不認為她是來買房子...

(題外話:漫畫中的沼越幸更像小孩子...)

 

沼越幸努力地想像新家的樣子,甚至動手構想自己家的平面圖,但靈感似乎仍不足夠,

她走到理子的示範單位處,剛巧遇上了伊達政,他說「能夠購買新家與真正購買新家是兩回事」

另一方面,理子的同事阿久津マリエ與男友因結婚問題而分手,更因此請假,

她在家中哭了大半天後便到居酒屋飲酒,卻遇上了理子,三人成了朋友

 

第二天,為了令沼越幸對新家有更多靈感,便帶她四處看,她們走到漫畫家「井川流」的家前,

看著井川流休閒寫意,沼越幸在想「這個人要多努力才能有這樣的生活啊...」

 

 

然後,沼越幸、理子,便到阿久津マリエ家進行裝飾,順道轉換心情

裝飾後,三人走到天台傾談,阿久津マリエ在想可能要一個人活下來,

理子雖然一個人住,內心卻有著別的期望,

而阿久津マリエ認為沼越幸購買房子是龐大夢想時,

沼越幸卻說:「這不是甚麼龐大夢想,而是只要努力便能達到的事情,要購買自己的家,根本不需要理會別人的想法」

沼越幸的決心比想像中更大呢

 

第二天早上,沼越幸醒來看到窗簾在吹,好像得到了甚麼靈感

 

第三話描述了三位女性的想法,

理子的生活其實是沼越幸的喝求的目標,但理子給筆者的印象卻不是想像那樣幸福... (雖然她的確很自在)

這話在主線上沒有太大進展,但下一話沼越幸透露她雙親已經去世,故事會有大進展嗎?

 

 

第四回感想:「憧れのライフスタイル」(憧憬的生活態度)

理子提出到現有住客的家參觀,她們參觀了勝木的家,

勝木的房子有著鄰近都心,交通便利、豪華內裝的優點,即使以中古形式(二手)賣出也可以賣出好價錢

沼越幸(以後稱為幸)對其廚房十分喜愛,更令她產生對廚房的具體印象,

 

但另一方面,雖然勝木給人是「公司的希望之星」,有著自己的生活態度的理想女性,

但卻內心卻想著「我何時才會死...」

 

勝木的下屬是一個努力的同事,有天她做出來的東西沒有令勝木滿意而感到哭起來

另一方面,幸在工作時開始出現了疲累...

伊達回想他在新人時推介房子的客人 - 井川流 (漫畫家),感覺他當時做得不好

 

勝木因為下屬的事不開心,正巧伊達前來探訪,她倆喝著酒訴說心事,

然後,

伊達走到井川流處,問她喜歡現在的房子嗎? 她的生活嗎? 井流回覆她很幸福

而勝木則找下屬到居酒屋,

帶著醉意對下屬說「你常覺得自己不努力不行吧? 但總是努力不一定是好事,當你努力到不顧後果時,

回過頭來卻發現你失去了重要的東西。所以你應該要開心一點,快樂地呼吸,放輕一點,感覺幸福多一點...」「好的工作就在眼前呢」

也對幸說:「買房子也是啊,要有一個人生活的覺悟呢」三人也展現微笑

伊達在店外看著三人...

 

 

感想:

在幸看來,勝木的家會令她聯想到幸福,但事實卻相反,勝木沒有想像中快樂...

 

幸的房子構想圖一步一步地完成,更因了解自己的需求要感到幸福(也變可愛了...)

 

到底人是因為自己擁有目標之物而幸福,還是感覺自己一步一步接近目標而感到幸福呢?

這日劇會提供答案也說不定

題外話:伊達那怕水的舉動完全與他冷酷的形象完全相反(汗...)

 

 

第五回感想:「いつかの家」(將來的家)

在理子的建議下,幸決定參觀中古住宅,但伊達卻認為應該購買新建房子,

結果伊健決定陪同理子及幸參觀中古住宅物件

 

而幸工作的時候有客人遺下了電話,於是將電話帶到客人的住處,

卻沒想到要前往的是之前參觀的房子

 

那房子的主人是一名女生みずえ,房子是父親買給她的,

房間除了一張床外,沒有其他傢俱,而幸問那みずえ為何選擇這房子的時候,

她帶點寂寞說:「雖然看不到天上的星空,卻看到眼下的人和建築物」

 

第二天,幸、理子及伊達三人前往參觀中古房子(雖然三人要假裝兄+姊+妹,但看上去更像父母+女兒...)

在伊達的「專業」意見下,中古屋子變得吸引力不足,同行的銷售員也啞口無言

伊達自知多說了話,於是自行離開,不過幸及理子也覺得伊達令她們看到沒有想過的問題

 

另一方面,幸送了みずえ一個星光投影機,她在房間看了星空,回想起學生時代的回憶

然後致電給一個舊好友......

 

みずえ不用付出便可以得到幸理想的家,但沒有花心思佈置,也沒有朋友到來慶祝,感覺不甚幸福,

幸每天繼續努力去找房子,沒想像那樣簡單,幸好伊達及理子的幫助,

令她一步一步地接近自己的夢想(一般會有如此著緊的人嗎?)

 

下集會出現幸的親人,開始往日劇的核心進發

 

 

第六回感想:「もう帰らない家」(已不想回去的家)

幸的在靜岡縣的表親えつ子突然來到東京,

えつ子說她與丈夫吵架而到來,幸在沒有準備下接待えつ子

晚上,二人說說彼此的事,えつ子已經結婚,並誕下孩子,不過卻沒有太多個人時間

而幸為購買房子而努力...

 

第二天,在示範單位,伊達好像若有所思,將姓氏為沼田的客人說成沼越(幸的姓氏...)

然後,他與中森扶美說話,中森扶美看到伊達的電腦貼上了「ずっと住み続けられる家」(能夠一直住下去的家)感到奇怪,

在猜想到幸是不是希望得到一個「不會失去的家」......

此時,幸與えつ子剛巧到來,並要求給えつ子看示範單位,

正要前往時えつ子的電話響了,えつ子出外接聽,這電話好像是實家打來,並要明天要回家的樣子

 

另一方面,等待中的幸給伊達看她的自家設計圖,設計圖有大致的輪廓

不過伊達問她「有沒有想過將生活方式改變會怎樣?例如像えつ子那樣結婚,多了家庭成員等等

幸回答「如果我真的結婚的話,那時候會跟對方商量。先照顧好自己的人生,與誰一起是之後的事情」

她帶著害羞的表情說「這是比夢想更夢想的事情呢」

 

えつ子與伊達及理子到之前幸看過的大廈看示範單位,

三人走到樓上,えつ子環看四周,然後問月島在何處,伊達他們對此問題感到奇怪,

えつ子說月島是幸以前一直住的地方,理子及伊達感到驚訝,えつ子繼續說「在接幸之前,她一直住在月島......」

 

時間回到過去,えつ子的父母要接幸回家,但幸只有默默地清潔已沒有人的房間...(因為父母去世)

幸來到えつ子的實家,えつ子的父母對照顧幸一事並不情願,えつ子更因為要將自己的房間分割給幸而發牢騷

但這埋怨話正巧給幸聽見......

 

雖然大家對幸客氣,但幸在高校畢業後離開了這家,一個人走到東京生活......

えつ子回想起幸離開時對望的表情,一臉寂寞地對伊達及理子說「幸她甚麼也不說,甚至連重要事情也不向人說呢...」

 

另一方面,幸在打掃店子,卻回想えつ子父母接她時流著淚清潔地板的事情...

開店後,マリエ與奥田來店,三人說幸買房的話題,相談甚歡,

えつ子在店外看著,致電えつ子的母親說幸的近況

 

幸回家,えつ子說要明天回老家,在談話中途,えつ子問幸離開老家是不是因為えつ子的錯,

幸想否認,但えつ子因為當年幸甚麼話也沒有說便離開,覺得幸沒有向自己担白,

更因此憤怒地走出家外,えつ子在屋外回想起幸離開前的事情...

那是與二人同齡的東京都廳影片

 

第二天早上,幸醒來,發現えつ子不在,卻留下信件,

幸於是走出房去追えつ子(穿著睡衣),總算追上了, 

幸說「當天沒有向你說再見,也沒有向你說感謝。前往東京不是因為えつ子的錯,而是打從一開始便決定要回東京...

えつ子聽後微笑,並說「下次要一起登上東京都廳啊」

幸強力點頭,也抓著えつ子的行李箱要送她到火車站

 

另一方面,伊達向中森扶美說幸的事情,

中森扶美便說「終於找到線索了,幸其實無意識地找回那失去的家,我們要找找月島的東西給她,

但這是一個敏感的問題,得小心處理呢」

伊達聽後內心不斷在想「月島」這關鍵字

(註:在東京METRO的有樂町線中,月島的鄰站是豊洲,而幸最初是找位於豐洲的物件)

 

到底給幸介紹「月島」的房子,會出現怎樣的結果呢?

期待下集中!

 

 

感想:

えつ子的出現為伊達他們帶來了重要的線索「月島」,也就是幸過去的住處,

當知道幸買房子的理由是因為重建那個失去的家,

她為此多年沒有朋友、沒有娛樂,一心一意地工作,令人心痛

 

面對兩親離世,新家的不習慣,幸一直以來也是孤軍作戰,所有痛苦和寂寞也一個人承受,

而人在面對人生劇變時,內心最希望找回以前的感覺,回到當時的「安定」

所以幸的首要目標不是結婚育兒,而是可以照顧自己,找一個「可以一直住下去的房子」,

因為這是她能夠重新振作的第一步

 

(長話注意,可略過)

關於這點,筆者多少也能夠理解,就像筆者工作假期/打工渡假回來香港後,一直很掛念日本的生活,

甚至希望在香港也可以過著日本那樣的生活,可惜香港與日本的文化及價值觀有著根本性的不同,

當香港文化一天又一天地沖淡我在日本學習到的文化,便感到很不快樂,就像日本的回憶漸消去...

 

當我不快樂的時候,便會一個人去懷念、思考,甚至去找尋,

希望「心中的日本」不要再遠離自己,可是隨著時日的過去,「心中的日本」也開始不堅固了...

每次看著其他朋友可以前往日本,內心除了羡慕,也帶點悲傷

因為感覺「別人又比我先走一步了」,「自己到底在做甚麼?」,「為何別人前進你在停步?」

對日本的信心也因此動搖

 

雖然廉航令筆者能更容易前往日本,可是筆者要的不是在日本旅行那樣簡單,

而是找回當年生活的感覺,那是自己一個人在日本努力適應,努力學習觀察而成的相處哲學,

可是當你開始找到那一點「日本」感覺時,卻不得不回家,回去繼續香港的生活,這是一種很討厭的感覺,

 

自2012年離開大阪後,相隔4年才有一點勇氣回到大阪,卻又要依依不捨離開大阪...

明明大阪的通天閣是我內心的終點,卻要與著通天閣道別,不知下次再會是何時...

內心再次走進停步不前的惡循環...

 

像幸一樣,我也想回到那個「原點」,可是要走這條路一點也不簡單,也需要很大的決心...甚至要捨棄所有東西

看到幸一步一步地努力,雖然她的終點令人擔憂,但仍希望她可以達成夢想,開始她人生的新一頁

 

題外話1:伊達與理子有不少有趣的對手戲,是故事以外的另一趣味

題外話2:這日劇要說的故事深度有點超過筆者的處理能力了(苦笑)

 

 

第七回感想:「旅人」

幸終於完成了自家的設計圖

 

另一方面,高橋他們得到「月島」的線索後,同事一眾商討要不要向幸推介月島的房子,

因為月島是兩親去世的地方,會令幸想起悲慘回憶......

 

可是,年輕男職員奥田直人卻認為直接比較好,其他人聽後沒有反對的意思,

有天晚上,奥田直人在幸打工的居酒屋喝醉,醒來後向幸提「月島」的事,

然後奥田直人用問答方式,引導幸選擇自己想要的地方,

並因此推斷幸想回到月島,此時月島剛巧有一件新建房產正要推出...

 

伊達收到這消息,便立即趕往幸的居酒屋作出通知,

這房子無論在間隔、位置(月島)及價格也與幸的要求吻合

但這房子是先到先得的安排,所以幸需要盡快申請,

幸知道後沒有考慮太多便答應

雖然她立即作出了決定,但她的表情卻沒有流露出任何快樂............

 

幸回家後遇上房東,她向房東說她可能會買新房子,

房東沒有說話,但動作間像表達了甚麼...

 

幸工作的居酒附近有一家小吃吧,其中ヨウコさん是一個能幹的美人,每天幸見到也會打招呼,

但她在這家店工作了三個月便離職及搬家,甚至更改電話,中斷任何聯絡

ヨウコさん的同事為她舉辦歡送會,並在幸工作的居酒屋舉行,

可是這個歡送ヨウコさん的歡送會,在居酒屋的常客到來後,變成了單純的狂歡會,

ヨウコさん抽著煙在旁看著同事們在歡樂,而幸則在看著ヨウコさん...

 

幸工作完結後,正巧遇上要關店的ヨウコさん,幸走進小食吧,並與ヨウコさん談話,

知道ヨウコさん要離開這個地方,幸問ヨウコさん要前往何處,

ヨウコさん回答「要去那處我不知道,總之不會來啊。人眼看前方向前走的設定,是神的旨意創造吧

幸聽後再問ヨウコさん的名字,她卻回答自己是「ヨウスケさん」(ヨウコさん已改了別的名字)

 

接下來她在店內播放插入曲 - 著くるり「東京」,二人起舞

  

 


 

註:歌曲只有以下兩句

「雨に降られて彼等は風邪をひきました 相変わらず僕はなんとか大丈夫です よく休んだらきっと良くなるでしょう 今夜ちょっと君に電話しようと思った」

(下雨令他們感冒了,我一如以往地認為好好休息便會變好,只是今晚想致電給你)

 

「君がいない事 君とうまく話せない事 君が素敵だった事 忘れてしまった事

(你不在的時候,與你不能好好說話的時候,覺得你很好的時候,忘掉了的時候)


 

 

幸突然離開店內,在雨中全力走去找尋伊達,她在街中遇上伊達

幸向他說:選擇月島的家是錯的,回到過去是不行的,為了不令你困擾,所以我盡快趕來)」

伊達聽後酪出了驚訝的表情,問幸「沼越小姐你所說「能夠一直住下去的家」是...」

幸眼神堅定地回答:買了後便決不會賣,自己努力令這家可以一直住下去...」

伊達聽後感到欣慰:「太好了,如正面地的沼越小姐才是最適合的

幸終於不再迷失,找到自己的真正目標......

 

第二天,幸手作了曲奇,並請理子及伊達他們吃,

晚上,伊達來到幸工作的居酒屋,除了感謝她的曲奇好吃外,

也說目前敗賣的示範單位接近完賣,而有關銷售團體也會解散,

難得與數人成了朋友,卻要面對分離,幸的人生會怎樣呢?

 

最終回只有一句,欲しいものは手に入れてからが勝負です」(得到想要的東西後才分勝負)

到底故事要怎發展呢,連筆者也估計不到了(苦笑)

 

題外話1:幸在害羞時會用手掩著右邊臉,她的表情變化也比以前多了(可愛了)

題外話2:幸與伊達在雨中的對話很浪漫,是本集的高潮所在

 

 

感想:

雖然最適合的東西出現在幸面前,幸也爽快作出決定,

但得到那一刻沒有想像中那樣快樂......

 

如果目標只是單純回到「過去」,那根本是怎樣努力也沒法成功的夢想,

但並無所得的同時卻要賠上金錢,朋友及青春.......

看來與幸所想的幸福有點差別

 

對比幸一直認為「買了房子再想其他事情」的被動想法,

ヨウスケさん是一個自由自在的人,在一個地方留下一段時間後,

便改名改電話離開,完全沒有留戀,任由她人遺忘,

她的痛快反而令幸不再執著過去,而是未來

 

人生有限,我們在無限的歲月中,只是一個「旅人」,

過去只是我們人生中的停留站之一,要懂得放下取捨不要的行李,更不應留戀今天的適舒,

只要一身輕便,眼看前方,便能走得更遠,看到更多

 

 

最終回感想:「生きる」(生存)

注意:完全劇透

伊達說他們在新樓盤完賣後會各散東西,幸聽後感覺依依不捨

不過幸沒有因此情緒低落,她一個人繼續默默地在四處走動,探察環境

而伊達為了令幸找到自己需要的房子而努力著...

 

另一方面,幸入住的公寓的房東,知道幸有意搬出後,一直也在關注她

雖然在本人面前沒有表示出來,但在幸面前卻裝作毫不關心似的

而偶然下幸認識了住在附近的孕婦,她在學生時代曾住過這公寓

她對搬進了新家的生活好像不太滿意的樣子...

 

有一天,幸在視察環境之時看到漫畫家井川流在搬東西,很不方便,她立即上前幫忙

漫畫家招待幸,並說她正以房產銷售員(就是伊達)為題製作漫畫

幸很羨慕她家的庭園寫意生活,不過漫畫家在接到電話後,

她不得不在休息日外出工作,並對幸說「這個家得一生努力(工作)去支撐呢...」幸聽後帶點震驚

她以前在想「這個人要多努力才能有這樣的生活啊...」,如今卻變成「為了這個家而不得不工作」

(雖然漫畫家對此仍是很快樂)

 

而幸再次遇上孕婦,二人再談買房子的話題,

孕婦她認為她丈夫不應該買下房子,因為買房子的供款很大,更何況現在快要生孩子了...

另一方面,區役所的人對房東收集樹葉一事感到不滿,到底房東在做甚麼,

 

晚上,幸偶然下發現房東在晚上弄布,幸上前幫忙

二人辛苦了一晚,終於看到漂亮的布在吹

以前覺得是那窗簾是房東的隨便打發(因補償雨大浸水一事)

現在反而明白是房東的心意...


在掛著布的橋正巧孕婦經過,孕婦對此感到歡喜,

並希望孩子可以看到,看到孕婦撫摸著自己的肚子,滿懷希望,

幸好像理解えつ子的想法,

她對著遠方(えつ子)說「欲しいものは手に入れてからが勝負です」(得到想要的東西後才分勝負)

孕婦輕輕點頭...

 

終於,新樓盤售賣完成,

理子決定回老家探訪母親,而奥田直人與阿久津マリエ結為情侶,並以建立家庭為目標...

 

伊達總算趕起了他的物件介紹書,並交給幸,

他表示幸為他3年來的工作帶來變化及衝擊,

他將轉到開發部,以開發城市為己任 (伊達已提升至另一層次了)

 

與理子見面,原來幸作了一個印鑑(註:在重要交易下需要印鑑及印鑑證明書)

二人談天說地,然後在街上一面走一面聽著音樂   終わらない歌 (ブルーハーツ)

(幸的反應好像過大?)

 

 

時間過去,幸從自己的公寓步出,繼續為找房子而努力,

在途中卻注視著一興建中的建築物,看看地圖,

然後繼續她的路程...(完)

 

 

感想:

預告說了「欲しいものは手に入れてからが勝負です」(得到想要的東西後才分勝負)

所以大家會以幸是否買到房子為重心去看,

但事實上最終話比想像中清淡,跟第一話感覺一樣...

 

即使幸四出視察環境,即使伊達努力趕上在樓盤完售前準備資料,

但去到日劇結束也沒任何結果......

 

雖說幸沒有完成買房子的目標,但她確實是成長了,

從最初以為買房子便一了百了的想法,

變成今天為了自己的房子,要努力明白自己所需,構想將來人生變化,

更努力將家變成可以住一生的地方,

她克服了過去的創傷,將眼光從過去變成未來,令人欣慰

 

當大家也以為到了終點便是完成時,

其實人生仍在繼續,甚至只是一個新開始...

主題「生きる」就是希望不要將人生目光集中在一點,

而是一望無際的未來

 

雖然看似沒有內容,卻帶著深遠含意,值得一看

 

附錄:插入歌一覽(按連結收聽)

第一回:東京砂漠 (ちあきなおみ)

第二回:バイタルサイン (クラムボン)

第三回:地獄のロッカー  (  Jack Nicolson)

第四回:茜色の夕日 (フジファブリック)

第七回: 東京 (くるり)

最終回:終わらない歌 (ブルーハーツ)

創作者介紹

戰略重地

Br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