わろてんか

星期一至六 8:00~8:15 (NHK総合)

主題曲:明日はどこから  (松たか子)

 

2017-10-05_095638.jpg  

時代は明治後半,藤岡てん是經常笑的女孩,

但也因為她太會笑而弄丟了家族生意,

父親更對她作出「禁笑令」,不給笑的てん在一次祭典看到落語等技藝,令她大開眼界,

她更遇上了藤吉,令她改變一生...

(本劇的主角是參照「吉本興業」創業者吉本せい的一生而寫,大阪成為「歡笑之都」,有很大程度是因為她對「笑」的貢獻) 

 

 

第一週 「わろたらアカン」(不可以笑)

第1回感想:

てん是一個大小事情也會笑的女孩,

另一方面,てん的父親是一個嚴肅固執的人,外面的人暗中稱他為「ギョロ目の鬼さん」

(ギョロ目指眼白很多眼睛很細,就像突起來一樣,這處先譯作「突眼妖怪」吧)

 
因為他要舉辦家中派對招待外國客人,所以他要てん在這段期間不可以笑,

來到派對當天,外國人表情嚴肅,但這時兩隻蝴蝶貼在外國男人頭上(他隔壁的女兒也是雙蝴蝶)

てん還是忍不住笑,但因此令桌上的外國藥品打破,這次合作告吹,

於是父親將てん困在黑房,更命令她以後也不得笑...
 
第一回感覺還不錯,只是突然回到明治時代,感覺有點陌生(回到「あさが来た」的感覺)

日劇主旨「笑是與生俱來的技能,只要笑便可以將不快樂的事情一掃而空」,到底關於「笑」的日劇會給大家怎樣的體驗?

 

 

第2回感想:

因為大笑而令這次派對失敗,父親禁止てん再笑,

為了令父親原諒,てん向婆婆ハツ學習禮儀作法(如花道、茶道、奏樂)
 


てん努力學習,但她擔心自己的笑會令父親討厭他,

母親しず安慰てん,父親只是不擅長笑,天下間也沒有不喜歡自己孩子的父母,

更說てん因為小事而笑,令家中充滿活潑氣氛,

父親也為了這次失敗而努力學習德國語,更親自寫信到外國藥公司。

 

另一方面,てん在晚上發現哥哥新一哮喘病發,醫生要他休學休養,

てん十分擔心她的哥哥,於是前往神社的くすり祭り (薬祭り)祈求神靈保佑,

另一方面,有一男生也來到了神社,更期待他自己的演出...
 
第二回感覺還好,「あさが来た」時代的古日本語再次考驗筆者的聽力,仍需要時間適應

 

1. くすり祭り (薬祭り)

位於京都市內二条通一帶,

主祭神為大巳貴命、小彦名命、大国主命、神農

甚至連ヒポクラテス(希波克拉底,為古希臘伯里克利時代之醫師)也是祭神之一

每年11月舉行「薬神祭」
 

薬祖神祠 相關介紹:

http://www.kyotofukoh.jp/report1367.html

 

2. 本劇第1,2回的神社取景地

是位於滋賀県甲賀市甲賀町油日的「油日神社」

交通:JR油日站步行約15分鐘

 
官方網站:

http://www.aburahijinjya.jp/

 

 

第3回感想:

因為くすり祭り (薬祭り),全家上下也在忙,

てん的哥哥新一說他想向他的小時刻偷看落語表演一事,

喜歡笑的てん與青梅竹馬風太來到神社,偷偷走進落語表演的場地(逃票的)

てん因為落語而大笑起來,這時職員發現二人,更要抓她們,

てん她們逃到台上,てん她們的破壞行為令台下的人而笑,

這也是てん人生第一次令人發笑的情景...

 

てん她們逃走,這時後面兩位青年也在逃走,

這兩個人是北村藤吉及キース,特別是北村藤吉,他是影響てん一生的人...

 

第三回遇上了男主角了,要了解日大阪笑文化,看來要看看這日劇,

筆者決定追看下去了

 

 

第4回感想:

てん及風太回家,てん向哥哥新一回報剛才的事,

她遇上了藤吉,藤吉說好不能笑是損失,更問她「笑是甚麼顏色?」

哥哥與てん一起想答案,認為是茶色(雖然手上的茶是綠色呢...)

 

另一方面,家中的高級酒最近被人偷偷喝了,因為風太經常偷吃,所以被懷疑,

但風太才不會偷偷喝酒呢,偷酒的是「貓怪」

於是風太與てん在深夜埋伏,

把那個偷酒的賊人找出來,

沒想到偷酒喝的人是...!?

 

てんご:指惡作劇

 

第5回感想:

知道偷酒的人是父親後,てん一直沉默不語,

風太覺得奇怪問她,她說她以後不會再笑,並聽從父親的話,

回家後,てん更哭起來了,母親擔心前來

她向てん說父親著緊這次文易是想救助病弱的新一,

因為德國能夠製作神奇的藥,父親在不順利下因壓力而偷偷喝酒了

 

てん知道後與風太前往德國人的住處,並在那對德國人父女前跪下求饒,

但對方根本不會日本語,所以無功而還,

另一方面,哥哥新一與父親談話,雖然父親未能為新一帶來新藥,

但新一相信將來的日本能夠自己製作藥品,

更說自己會好好成長,令父親安心,

父親聽了後感謝新一後離開房間,

 

這時てん回到家中並遇見父親,

她說她向德國人道歉,也說自己的錯也令父親成為「貓怪」

父親聽後眼泛泪光,他立即走到廚房並將所有酒倒掉,てん及風太幫忙,

酒倒完後便說「如此一來,妖怪便不會來到家中了,てん你把貓怪擊退了」,てん緊抱父親,

父親抱起てん,並笑著對てん說「你可以笑,但不要過份地笑啊」

這時家中傳來和諧溫暖的笑聲,甚至在房間的新一也聽見

 

一家人前來神社參拜,這次てん可以走進去看俄(にわか)的表演,

正當看的歡喜之際,藤吉亂入舞台,反而破壞了原本的好氣氛呢...

 

 

經常笑的てん哭上來會令人心痛,

與此對比,嚴肅父親的笑會令人感動,

這一集令人措手不及,忍不住流淚了,

而流淚過後,是會心微笑,這就是有層次的笑

 

俄(にわか)

流行於江戸時代至明治時代,是在宴席及路上即興的表演,

內容是以滑稽手法表演歌舞伎的表演內容

 

 

第6回感想:

藤吉因太緊張,在初次表現時出錯,換來觀眾投擲雜物,

更因此情緒低落,キース希望てん安慰他,給他「那個」東西

(提示:會溶掉的,之前已出現過一次)

 

てん起初不知「那個」是甚麼,

當想起後便立即回家並取「那個」東西了

 

回來時已經表演完畢,藤吉依然意志消沉,

二人走到屋頂,てん給了藤吉巧克力,

藤吉吃了藤吉後總算回復心情,更在てん面對表演,

てん也因此笑起來,

 

藤吉感謝てん因她而笑,更是他人生的「第一號客人」,

「只要有一個人笑,這個歡笑便會廣傳而令更多人幸福起來」

他決定為夢想四處修行,並承諾會寫信給てん,

 

自此之後,藤吉也會定期寫信給てん,

てん也十分期待藤吉的來信(風太也提早收好人卡了...)

 

就這樣,時間來到明治43年(1910年),てん成為17歲的女學生了...

 

第一週感想:

看到てん的紅色和服,再看看她的家人及第一週的佈局,完全令人聯想到「あさが来た」!(汗)

而父親那笑容,再次令人明白甚麼是鐵漢柔情,

風太這位青梅竹馬第一週已在戀愛鬥爭分了勝負,多年來留在身邊也不及藤吉的來信...(苦笑)

 

小時候的てん既活潑又可愛,可惜她已經成長為少女,她的人生會有怎樣的變化呢?

 

 

第二週 「父の笑い」(父親的笑)

第7回感想:

時間來到明治43年(1910年),てん成為17歲的女學生,但她仍然是笑個不停的人,

哥哥新一成為藥學科的大學生,而風太繼續成為代送信的人...

 

てん多年來也十分期待藤吉的來信(雖然一年只有一至二次),

甚至妹妹及女中(負責家事、接待、甚至是管教的職務的職員)トキ也知道信件一事,

更猜這是不是「戀愛」,但有一天學校發現這封「情信」

更召來母親報告,幸好母親不向這事報告父親

 

另一方面,父親為了與大阪的伊能製藥建立提攜關係,

他趕回家,帶著「笑容」地向てん說「這個男生如何,他是你的相親對象啊~」

(還以為是父親知道了信件一事呢~)

 

(17歲的てん為何會令人想起「あさが来た」的千代...)

 

 

第8回感想:

相親的對象是既英俊,也富貴,頭腦也好,妹妹及トキ也為此尖叫起來,

可是てん並沒有興趣,父親帶了一件粉紅的洋服,帶著「笑容」說要穿著拍照給相親對象,

 

看到てん在想念藤吉,風太要太她忘記藤吉,

甚至搶了她收藏已久,藤吉給她的信件,更不小心撕破她的一些信件,

令てん憤怒起來...

 

てん向哥哥新一說了風太的事,哥哥說風太一直為てん冒著被發現的風險送信,

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てん明白風太為她的努力後,決定前往找她,並原諒風太,

更說「風太也是我的寶物之一呢」,二人因此和好

 

另一方面,藤吉他們(表演團體一行人)將會在下次來到京都表演,

藤吉對此十分期待,但同行的女生リリコ卻不高興,

更偷偷燒了藤吉要寫給てん的信件草稿...

 

晚上,父親突收到來電說,藤岡屋的藥品倉庫全部燒毀......

 

 

第9回感想:

藤岡屋的藥品倉庫全部燒毀,包括從德國輸入的藥品,

這次意外也影響銀行的融資,藤岡屋隨即陷入危機,

也加大了父親對相親的壓力,雖然てん想反對,但婆婆也支持父親的做法

 

明白家業危機的てん,為了重遇藤吉作出決斷,

她暪著眾人說她去朋友的生日會,一個人偷偷前往藤吉信上說的「南北亭」(位於大阪),

可是來到「南北亭」卻找不到藤吉,

更被數個男人騙走,正當她出現危機時,一名身穿白色妄服的男性前來相救,

而那個竟是相親的對象 - 伊能 栞

 

TB2__Wrd50TMKJjSZFNXXa_1FXa_!!713792233.jpg_230x230.jpg

父親的「笑容」及行為,不知為何會令人想起上圖的恐龍......

父:「てん~~てん~~~」

 

 

第10回感想:

在てん的危機中救出她的人是相親對象伊能 栞,

てん立即認出並相遇 (風太後來趕到)

 

伊能 栞問她為何來到大阪,てん說她因為要相親,所以來找一個人商談,

看到てん能少女害羞的表情,伊能 栞笑了

也因為時間已晚,伊能 栞讓二人留宿一晚

 

第二天,てん回到家時,父親果然在門口等著(而且衣服掛著藤吉的所有來信......汗)

父親因為這個秘密而憤怒,更將てん鎖在雜物房,同時燒掉藤吉的所有來信

 

風太前來探訪並安慰てん,不久,哥哥新一前來放出てん,

並代她向父親說話,

新一說他知道家中的危機,但父親的做法令新一覺得父親不信任他,

父親打了他一掌,並說一切交給他處理,

但這時,藤岡屋藥庫全燒的消息已傳到外面,與藤岡屋交易的人前來他們付款,

父親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在新一的逞強下,他負責處理店的事情,

而父親外出籌集金錢

 

新一三日間不分日夜地處理店內的事情,突然他突下了...

而且身體狀況已急劇惡化至不可挽回的地步,

父親對自己的處理失當感到自責,笑容也失去了...

 

 

第11回感想:

父親感到自責,更失去了笑容,但てん卻為了維持家中氣氛而笑

 

可惜,藤岡屋的藥品倉庫全部燒毀消息已傳到伊能 栞的父親處,

這親事也因此告吹,加上哥哥新一病情惡化,父親自己作為藥屋,卻不能救助自己的兒子,

內心十分沉重

 

てん探望新一,てん仍保持笑容,令新一放鬆起來,

更說「笑」是人獨有的特權,只是人因為不順意而不快樂,更引起戰爭,這是十分可惜的事

在痛苦的時候更應該要笑著

 

不久,父親突然不見了,全家上下也擔心起來,

另一方面,父親望向繩子,更拿起椅子,

這時てん她們發現,眾人合力阻止父親「想自殺的行為」,

父親被推了下來,父親說他在準備整理物件,

這時てん大笑起來,然後其他家人也跟著笑起來

父親:「笑是最好的良方啊」

而新一他一個人在房間靜靜地聽著遠方傳來的笑聲

(雖然氣氛溫暖,但新一令人感到寂寞...)

 

 

第12回感想:

新一哥哥去世了,話雖如此,家人沒有太大的悲傷,仍然是充滿歡笑,

而てん向伊能寫了信,除了請求恢復相親一事外,

也寄了新一生前寫的論文

 

伊能這天來到,他認為新一寫的論文令他感到驚訝,更願意為此進行投資,

新一「由日本製作藥品,而不是從外國輸入」的遺志得到繼承,父親感動十分

 

不過,在相親方面他卻拒絕了,他不是對てん沒意思,而是他尊重てん對藤吉的感情,

看到這樣大方的伊能,婆婆越看越喜歡,更說如果不喜歡てん,可以考慮妹妹りん,甚至是婆婆她自己 (汗)

引來全家人的大笑

 

てん在伊能離開後追上並道謝,

這時くすり祭り又快到了,她在神社附近重遇了一個人...

 

 

第二週感想:

新一雖然長大下來,還是因為體弱及突發事件而離世,

大家在笑時,他卻在自己房間,多少給人寂寞的感覺

不過他為了夢想而不斷努力,令人尊敬

 

少女的てん比想像中可愛(雖然有更多的是熟悉的感覺)

 

而伊能及風太也是一個很好的男生,

反而藤吉在虛報自己的成就,是最不濟的人呢...

 

 

第三週 「一生笑わしたる」(讓你一生也笑)

第13回感想:

てん相隔8年重遇藤吉,命運的重遇令大家對對方朝思暮想,

可是父親仍為てん尋找相親對象,人數更多達10人以上!

 

另一方面,藤吉雖然對てん有意思,但背後卻有リリコ在背後阻止二人發展,

例如在藤吉前往占卜前收買占卜師,說二人的再會令對方有生命危險

(不過旁的占卜師在為てん占卜時說てん喜歡的不是相片中的所有人,而是另有別人)

 

而リリコ也故意巧遇てん,更借機會說藤吉信的內容也是說謊...

這次戀愛爭奪戰會如何發展呢?

 

 

第14回感想:

リリコ向てん說一直以來藤吉的信件也是說謊的,

在父親相親的壓力下,てん決定親自找藤吉問問看

 

てん找到藤吉,知道藤吉不是人氣藝人,除了所以技藝也不會,

更因為逃避繼承家業而以當藝人為目標,聽到真相的てん決定忘記藤吉

 

受到傷害的てん與トキ四處行走,

在偶然下,重遇藤吉,藤吉雖然想向てん解釋,但てん只有逃避

這是キース引來了爭執,更令てん她們倦入事件,

就在物件要擊中てん之時,藤吉保護了てん

 

てん帶著受修的藤吉回到家中雜物房,藤吉更因為受傷而頭部流血,

在此時,風太出現了...

 

 

第15回感想:

風太看到てん帶藤吉回家,他只能默默地幫忙,

隱瞞父親讓藤吉在此治療,三位女性輪流照顧,

而風太則代她們向表演團的人說明情況,

而リリコ則偷偷跟隨,發現藤吉的所在處...

更令父親てん將男人藏在家中...

 

 

第16回感想:

父親發現了てん將藤吉收在家中後十分憤怒,

除了將てん鎖在房內,也將藤吉趕走,

更因為知道藤吉是不繼承家業離家出走的人,

父親不讓他再踏入家中半步,

 

晚上,てん悶悶不樂,即使母親送來食物也不想吃

藤吉偷偷進來,てん見到他後想想跟他分手,但藤吉沒有答應,更帶來蕃茄,

てん吃後回復笑容了,

 

不久風太帶著饅頭前來,可惜看到てん與藤吉二人的情景,

他弄碎了手上的饅頭...

(多努力也得到喜歡的人的歡心,多少明白他心痛的感覺)

 

 

第17回感想:

風太對藤吉前來感到憤怒,更要藤吉放棄てん,

但藤吉更因此明白自己的心意

 

てん被困多天,終日也不快樂,

只有晚上藤吉來探望時她才展現出笑容,

 

另一方面,風太前往伊能處,他希望伊能恢復相親一事,但伊能不置可否

同時團長通知藤吉他的母親病危,要他盡快回去,

這天晚上,藤吉如常去找てん,雖然父親從遠方看到てん久違的笑容,

但他仍然把藤吉抓起來......

 

 

第18回感想:

藤吉偷偷來找てん的事被父親發現,

 

藤吉說他決定回去繼承家業,

直接向父親提親(是以表演形式的方式)

 

父親拒絕藤吉的求婚,如果てん要跟他結婚的話,只能「勘当」(指斷絕關係)

てん竟然作出覺悟,與父親斷絕關係,更與藤吉前往大阪

 

二人來到位於大阪船場的米屋,家內氣氛平常,

之前說病危的母親卻非常活潑地迎接藤吉,只是身旁有一個女孩,

她是藤吉的許嫁...

 

 

第三週感想:

てん決定跟藤吉踏出人生一步,

不過要來到斷絕關係也要與藤吉一起,筆者未能明白てん的覺悟程度,

 

在未認清京都角色時,大阪再出現新角色,

看來需要時間消化

 

 

第四週 「始末屋のごりょんさん」(清潔工的御寮人)

第19回感想:

雖然藤吉將てん帶來北村屋,並決心繼承家業

但藤吉的母親除了沒有病危,更為他安排了可以繼承家業的許嫁楓,

 

楓雖然對藤吉沒有任何感情,

但她卻因為不想輸而不讓子妻子一位

 

更重要是藤吉母親並不喜歡てん,

てん雖然決心成為藤吉的妻子,

可是藤吉母親只許她當北村屋的女中(女性僕人)

更要住進女中的房間...

 

 

第20回感想:

てん成為女中,北村家視她為僕人看待,

一整天也在忙家事,但てん是富家子女,基本上不勝任家務,手更受傷起來

這時,トキ受母親之命來幫忙了

 

僕人的飯有怪味,但大家也沒辦法,

在てん的藥屋知識下,令飯的怪味解消,受到眾僕人歡迎,

楓在遠方看的不爽

 

晚上,てん及藤吉一起,這時楓感到不滿,更哭了起來,

藤吉母親站在櫥那邊,她提出二人作出比試,看看那一個適合當藤吉的妻子...

 

 

第21回感想:

藤吉母親提出二人作出比試,看看誰適合當藤吉的妻子,

正好藤吉錯手大量購入了古米及外米(外國入口的米),

於是二人便以賣出最多米為目標進行比試

 

雖然てん起初處於劣勢,(你不了解大阪人呢~ 笑)

但在トキ的提議下,

てん向客人介紹了米的菜式,反てん得到反超,

結果藤吉母親承認てん得到勝利了

更得到藤吉母親說了她家營商的家訓。

 

這時一個人來到了大阪...

 

 

第22回感想:

雖然てん得勝,但藤吉母親沒有改變她的態度,

要てん負責外送米到客人手中,

這時風太到來,

看到てん時刻操勞,內心感到憤怒,看見藤吉更上前打了他,

不過藤吉說他決心會令てん歡笑,てん更請走風太,他只好無功而還,

他回到京都向母親報告,結果母親決定前往大阪...

 

 

第23回感想:

藤吉母親繼續為藤吉及楓的結婚作準備,

為了令母親接受自己與てん結婚,他不斷努力,

這次入口了一些米回來,但這些米價值偏高,

這次的主意不被番頭(類似負責人)認同

 

同時,てん的母親從京都到來北村屋,

兩位母親內心交戰,

てん母親相信てん的堅強及笑容,

而藤吉母親則因為要培養她成為商人而要她辛勞工作

てん母親送出厚禮,希望藤吉母親好好教導てん

 

雖然藤吉母親答應要照顧てん,

可是藤吉母親並不真心,

發現這事的藤吉請求楓離開,

楓憤怒而去,在晚上,母親送給てん的衣服不見了...

 

 

第24回感想:

母親送給てん的衣服不見了,幸好在庭園找到,

看來是楓所為

 

第二天,藤吉在懷疑家業的經營是不是出問題,

他想看看帳篷,但被母親阻止了

 

てん和トキ在打掃時發現了楓有一本令人看了會害羞的書籍(みだれ髪),

楓看到後立即跑了出去,

在てん花了點時間下找到她

 

てん羨慕楓有膽量看這令人害羞的書物,也認為她應該去追尋自己夢想

而楓卻反而羨慕てん能按自己的意思跟藤吉一起,

楓承認自己對てん有嫉妒之心,二人表露心跡下因此和好

而楓也向藤吉母親提出要離開

 

許嫁之事雖然解決,但接下來卻是北村家自身的問題...

 

みだれ髪

是与謝野晶子於1901年(明治34年)發表的處女歌集,

將女性戀愛感覺直接地表達出來,加上少女風書本封面,是當時嶄新的作品之一

 

 

第四週感想:

目前仍在描寫てん與藤吉的劇情,

看來仍有一段時間要適應,因為尚未到底故事核心部份

 

 

第五週 「笑いを商売に」(將笑賣出去)

第25回感想:

北村家突然來了一個人要他們賣掉自己的家,

藤吉知道北村家出現了大額借貸(是父親以前的借款),他決定為家庭還清債項,

但要他母親承認てん

 

藤吉親自拖著木車四處販賣,但效果並不好,

同時,番頭也決定辭去職務,藤吉母親只好讓他離開

 

失去番頭的北村家只好由藤吉自己承擔,

他再次拖著木車四處販賣,這次他遇上一同演藝的藝人キース,

キース他提出了一個可以賺錢的方法...

(題外話:今天てん的笑容很可愛啊,雖然是穿著女中的服裝)

 

 

第26回感想:

藤吉以前認識的藝人,キース更想到一個賺錢的方法

 

另一方面,前番頭轉到同業的北野屋工作,更搶走了北村屋的客人及員工

令藤吉母親不出手不行,她要拖木車出外找客人,可惜這令她背骨受傷,

てん為主治療,藤吉母親表原自己可能毀了家業的想法

她想起以前憧憬船橋這地方,因為先代的恩情而嫁入北村家,她希望能守護這家業...

 

另外,キース說出了他的想法,他建議藤吉擔保自家土地,

購入熱捲髮裝置,再將賺得的金錢退還北村屋的負債,

 

晚上,藤吉他取走了北村家的地權書...

到底他會成功嗎?

 

 

第27回感想:

藤吉變賣土地去相信キース的點子,但買了的機器用在万丈目 吉蔵時卻出現了問題,

這計劃便同時宣告失敗了,

キース逃去,而藤吉也沒有回家數天,

藤吉失蹤也令北村家的女中也辭工不幹了...

 

擔心的てん四出找尋,找到万丈目 吉蔵家,她感到可疑,

在跟蹤下找到藤吉藏身之所,

但他正被リリコ按摩,

てん看到後失望非常,幸好藤吉追上解釋,不過てん決定要住在一起,等待キース回來,

另一方面,母親也從一個向藤吉借錢的人來討債...

 

キース回來,藤吉追上尋問,

此時藤吉母親也找上來,知道藤吉賣掉家園借錢,

她取走キース帶來的刀,準備向藤吉刺去......!

 

 

第28回感想:

母親發現藤吉偷偷賣地借錢,憤怒的想殺了他,

但眾人的行為惹笑,令圍觀的人笑出來

(汗......這是吉本劇場的指定模式)

 

雖然藤吉道歉,但看到帶回來的英文合約,藤吉母親只能頭痛,

晚上,藤吉母親看見てん便著令她回去京都,但てん決定留在北村屋,

藤吉母親想起小時帶藤吉看表演,自那次起藤吉熱衷成為藝人,她為此感到後悔

 

第二天,てん去找伊能,伊能看了合約,

說雖然合約存在問題,但在日本法律未先進下,基本上愛莫能助,

在てん要回去之際,伊能說他後悔他當時讓てん跟隨藤吉而去,更說他「一直在等待てん

 

回到大阪,藤吉母親決定努力賣掉所有的米,藤吉決定一個人負責,可惜收穫不多...

晚上,追債人更前來討債,藤吉母親寧死也不賣掉房屋,這時藤吉拿出刀來,

他要殺害母親嗎?

 

 

第29回感想:

債主前來北村屋討債,藤吉在無計可施下扮作要殺掉母親,債主因此離開,

 

事後,母親問藤吉是不是憎恨她,藤吉說他恨母親

因為自少從沒有被母親讚賞過,甚至他安慰因為父親而傷心的母親時也沒有得到回應,

結果他長大後與キース離家出走,目的是令母親認同自己

 

第二天,藤吉決定將餘下的米賣掉,てん跟隨著他

這天販賣很順利,而最後的米也被キース幫忙買了

然後,キース及万丈目 吉蔵進行表演,藤吉展現了久違的笑容,而てん看著也快樂起來

 

二人回家後向母親報告,而藤吉也希望てん回去老家,找一個比他好的人結婚,

可是てん決定嫁給他,更決定「將笑當作商品賣出去

這難道是...?!

 

 

第30回感想:

因為藤吉喜歡「藝技」,てん提議「將笑買出去」,可是藤吉母親表示反對,

 

在母親變賣土地及店舖後,藤吉父親及藤吉自身的債務也償還了,

但資金不足藤吉一家要搬到新家,トキ也要回去てん的老家,二人依依不捨

 

藤吉一家在離開前為舊家打掃,藤吉母親在家中的柱發現藤吉與姐姐在柱上寫上的字,

打掃後她們衷心感謝舊家多年來的照顧,然後便去到新家,

 

眾人來到新家,這是跟舊家完全比下去的地方,而是不受歡迎藝人聚集的藝人長屋...(可理解與他人一起居住的集合住宅)

 

 

第五週感想:

藤吉比不中用更不中用,更迅速令北村家走向貧窮,

てん的誓死跟隨已經是脫離現實的級數,令人越想越不明白,

與此同時,伊能的等待宣言充滿溫暖呢!

 

雖然北村家的景況真的差到不想看,

但這星期的てん的笑容是非常漂亮的(日劇封面圖的笑容其實很怪...)

 

接下來てん她能會往自己的人生方向出發,希望日劇能夠表現更好

 

 

第六週 「ふたりの夢の寄席」(二人夢想的寄席)

第31回感想:

藤吉一家搬到新家,得到藤吉的藝人朋友的歡迎,

他們各自表現自己的技能,てん看到後笑不停,但藤吉母親卻笑不起來,

藤吉及てん決定以笑作商賣,藤吉母親給她們一個月時間,

如果失敗的話便要好好找工作生活

 

藤吉及てん便以找到寄席小屋(可理解為表演場地)作為目標,

她們問了最有名南北亭等人,但他們也拒絕,

尋找寄席小屋比想像中更不容易,

但看到南北亭有眾多客人排隊進去,藤吉燃起為為日本第一的庶主,

二人到神社(大阪天滿宮)祈願,

 

藤吉轉身一看,發現一家端席(遠離演藝場中心部的地方,同時收入,客量也比較差的表演場所)

他認為這個地方會能以較便宜的金錢得到,這會成為她們的根據地嗎?

 

 

第32回感想:

てん及藤吉找到一家寄席小屋,但這家寄席小屋已經廢業了,

持有者是名為亀井的人,因為二人也喜歡這家寄席小屋,

所以藤吉多次到訪,但成效不大,

他也發現リリコ與一名富人一起...

 

另一方面,藤吉母親為家庭經濟而擔心,在アサリ的幫忙下,

她自己擔起賣菜的架四出賣菜幫補家計,但卻因此令母親的骨痛惡化,

てん及藤吉知道事情後,藤吉代母親四出賣菜,

而てん則到万丈目 吉蔵的膳飯屋打工(像現在的飯堂)

晚上則負責縫針工作

 

在てん的暗中努力下,寄席小屋主人亀井態度軟化。

另外,藤吉遇見心情低落的リリコ,晚上更應約來到リリコ家......

 

 

第33回感想:

藤吉晚上去見リリコ,リリコ說她會嫁給那有錢人,希望藤吉救助她,

二人更在家前拉扯起來,事情被附近的人知道,傳言更傳到てん及藤吉母親耳中

 

てん知道後有點動搖,但藤吉母親說要相信藤吉,不要信會說謊的リリコ,

令てん內心好過一點

 

另外,鏡頭來到京都,てん的父親身體看似出了問題,

這件事給風太聽到了

 

另一方面,藤吉這天晚上再到リリコ家,

リリコ家想藤吉跟她遠走高飛,但藤吉說他只有てん一個人(這句てん聽見)

被拒絕的リリコ向二人表白了心意便回到家中,

而因為藤吉的說話,てん更相信藤吉,

 

而風太他來了大阪...

 

 

第34回感想:

風太來到大阪並向てん說她父親病情惡化,

但てん婉拒風太回去京都的請求,

 

另一方面,寄席小屋主人亀井想賣掉寄席小屋給一個富人,

寄席小屋會在收購後被拆掉,藤吉因此心情低落,

不久,てん去找寄席小屋主人亀井,

他想起以前寄席小屋的事:

寄席小屋是他與妻子一起經營,二人也對寄席小屋寄予夢想,

但生意好反而令亀井鬆懈,他經常出外遊玩,只留下妻子每天經營,

結果妻子比他早離世...

 

てん認為亀井仍有心繼續寄席小屋,於是請求藤吉在明天再找亀井,

雖然亀井起初拒絕,在二人請求下,終於答應將寄席小屋讓給二人

二人得到了寄席小屋,但他們仍要面對一個對手...

 

(這家寄席小屋有寄席小屋主人亀井的故事,

再走進去,那舞台會令人想起以前熱鬧的情況,

是一家遠比想像好的寄席小屋,令人產生期望!)

 

 

第35回感想:

雖然寄席小屋主人亀井同意讓出寄席小屋,但母親卻反對二人經營寄席小屋

てん及藤吉沒有放棄,打算繼續說服,

藤吉的朋友キース也參與說服,但也失敗而回(母親的腰痛也是假的...)

 

第二天,藤吉母親早上便擔起賣菜的架子出行,

遲起來的藤吉便與てん找尋,

結果找到寄席小屋

 

母親已在寄席小屋內,但回想起這是第一次帶藤吉來看演技的寄席小屋,

藤吉表演小時候安慰母親的技藝,這次母親終於笑了,也因此認同二人經營寄席小屋

 

在二人放心之時,

寄席小屋主人亀井因為富人寺ギン500日圓(即現今的500萬日圓)

而打算讓出寄席小屋,てん為了成功而回到京都...

 

(藤吉多年來的心結因為這次令母親笑而解開了,

也令母親明白藤吉執著成為藝人的原因)

 

 

第36回感想:

在收購寄席小屋成功之前殺出了程咬金,

於是てん便想到辦法,她回到京都老家

 

她以商人的角色向父親借取500日圓,父親鄭重拒絕

不久藤吉來到,他向てん說他決定放棄這次收購,

並努力賺錢,將來再找別家寄席小屋,

二人意志堅定的表情,父母親也看在眼內

此時,婆婆來到,

並問藤吉要經營寄席小屋的目的,他說他想創造出令藝人及客人幸福的寄席小屋,

婆婆聽了後支持てん她們的行動,

結果父親決定借出500日圓

 

てん離家了一段日子,妹妹與未娼夫關係親密,

晚上,てん與父親進行了久違的對話,這場夜輕飛雪是最令てん難忘的一晚

 

藤吉及てん終於得到了寄席小屋,而リリコ卻前往東京,開始她的人生新一步

 

 

第六週感想:

てん她們終於得到了寄席小屋,可是這個夢想還是要「靠父幹」(靠父親的巨額金錢,台灣稱「靠爸族」)

無論夢想再祟高,這筆巨款令筆者感到她們的「勝之不武」...

 

此外,父親出現會令整套劇氣氛變的不一樣,果然是實力派演員,

而てん的認真表情及燦爛的笑容也令筆者心醉,是令人越看越喜歡的類型呢(?)

 

無論如何,てん她們得到夢寐以求的寄席小屋,

故事最難描述的地方也渡過了,

接下來便要看看她們怎樣成長了

 

 

第七週 「風鳥亭、羽ばたく」(風鳥亭、展翅飛翔)

第37回感想:

得到了寄席小屋的てん,為開業努力準備,

例如購買坐席、茶具,裝修等等,

而藤吉他負責編排「番組」(節目編排),

他安排了他多年的藝人朋友加入

 

二人也為寄席小屋想名字,因為藤吉小時候送了一小鳥給てん作禮物,

於是便以鳥為主題命名,結果寄席小屋命名為「風鳥亭」

而藤吉母親也修補了和服,給客人好印象

 

在櫻花正盛的日子,風鳥亭快要開業了

 

 

第38回感想:

風鳥亭正式開業,

在人手不足下てん負責了大小事務,

與此同時師傅級落語家玄白前來坐陣,

第一天有不少的客人前來,運作上也沒有出意外

但他們的反應總覺得有點冷淡...

 

3天後,來客不但沒有增加,反而減少了,更引來落語家玄白的不滿而退出表演陣容,

在只有4名藝人的情況(而且都是實力不足的藤吉朋友...)

連餘下的一名客人也跑掉了...

就在這危機之時,伊能前來觀看,

他會不會提出意見呢?

 

 

第39回感想:

風鳥亭開業後客人減少,更面對藝人不足問題,

藤吉與てん的夢受到考驗。

 

就在藤吉要回家時,伊能找他去喝酒,

雖然藤吉懷有夢想,但伊能單刀直入說客人前來只為一笑,

那些夢想誰也不會在乎,二人更因此大打出手...

 

但不久,二人竟和好地回家,

在他回去前,伊能找了てん,

他說了將來活動照片的夢想,並與てん的風鳥亭夢想一起競爭

 

他更提議てん找傳統派的落語家文鳥師傅...

 

 

伊能的出現有如白馬王子,與藤吉大打出手更感受到他對てん的愛,

雖然他的努力及大方不能換來愛,但他卻令てん避開危機,往正確的方向走

對比之下藤吉仍然未成氣候......

 

 

第40回感想:

因為傳統派的落語家文鳥師傅與伊能製藥有關係,

伊能提出請求文鳥師傅的弟子出演,

藤吉及伊能第二天便到文鳥師傅家,

文鳥師傅問藤家的寄席是甚麼顏色,藤吉答不出來,

文鳥師傅便希望藤吉把寄席染上色彩再回來找他

 

另一方面,風鳥亭生意仍然沒有起色,

藝人アサリ打算前往神戶的寄席出演,

而万丈目聽到後充滿壓力,更令表演失敗了

 

而收入不足的てん也在深夜做回修補衣服的兼職,

但因此睡過頭了,藤吉母親看到便提出てん要專寄席

而藤吉母親繼續外出賣菜

 

 

第41回感想:

アサリ他離開風鳥亭,前往神戶的寄席出演,

這令其他藝人也感到氣餒,也因此令出演人數不足而休業

 

てん提出再找文鳥,更按照伊能的提示,準備了他喜愛的甜咖哩

文鳥吃過後感到滿意,再次尋問二人對寄席的看法,

看到二人(特別是てん)的想法後,

文鳥決定為他們演出一次,

 

二人向伊能報告,而伊能他叫來記者以製造話題性

 

終於來到表演那天,

風鳥亭因這次特別公演而充滿客人,而文鳥的弟子卻不希望師傅表演,

開演時間差不多了,這場表演的命運是?

 

 

第42回感想:

文鳥開始了他的表演「時うどん」

(時 烏冬/烏龍麵,是形容2個人以15文錢共享一碗16文錢烏冬/烏龍麵的故事,

而這次是一口氣完整地演出了約7分鐘)

全程沒有冷場,寄席內充滿笑聲,藤吉及てん這時感受到夢想實現的味道,

而這場表演也被報紙報導,之前與てん爭奪藤吉的楓她成為了記者

 

寺ギン也為他們提供藝人,不過卻要將收入的70%交給他,風鳥亭只有餘下的30%

同時前寄席主人亀井也想為他們當下足番

(門口出入的工作人員,這處是將客人的鞋放到鞋櫃並作出管理的人)

 

風鳥亭要開始飛翔了!

 

 

第七週感想:

比起初時那軟弱無力的表演,文鳥的表演有確實的張力,

約7分鐘的表演令客人不斷大笑(連筆者也笑起來)

這就是大帥級的功架

 

而冷清的寄席一下子變成熱鬧非常,

這夢寐以求的景像令人感動,連筆者也起了淚光,

 

在小小的寄席,不論男女老幼,不論身份,因為表演者的演技而笑起來,

同時作為寄席經營者,看到自己的安排而令客人滿載而歸,

幸福的一刻確實讓筆者感受到了

 

目前而言,主角不及其他配角亮麗,

但這劇的實際表演讓人難忘,不妨繼續看下去

 

 

第八週 「笑売の道」(賣笑之道)

第43回感想:

在文鳥的表演及寺ギン的提供藝員下,

風鳥亭的生意變好,更打破了紀錄,

可是收入的70%要上繳寺ギン關係,キース他們的收入並沒有實質增加,

於是亀井提出了他的計策:

包括在舞台邊偷偷放下火爐,令客人因熱而離開,

也安排藝人重覆登場,以期增加客人回轉

 

但這些行為反而令客人留下惡評,

難得集得的客人更因此而流失,

母親知道後更大發雷霆,

更決定明天她親自出馬!

 

 

第44回感想:

因錯信亀井的計策,風鳥亭的生意變差,

藤吉母親終於忍不住要親自出馬,

 

第二天,她再向てん確認家訓:

始末:將金錢用作需要的地方,不要浪費

才覚:掌握別人沒有做的商機

算用:計算好生意的得失

她們以取回客人的信用作為目標努力

 

除了努力在門口招攬客人外,

在雨天時てん她們會為來客的木屐清潔,令客人回去時感到歡喜

因為她們的努力,失去了的客人陸續回來

 

來到夏天,炎熱的天氣令人提不起勁,

在落語家提出冷やし飴(ひやしあめ)的飲品下,令てん靈機一動,

風鳥亭開始販賣冷やし飴,

 

雖然客人買下,但喝下去卻感到不夠凍,

在キース的靈感下,

她改變了販賣方式,令客人感覺飲品的價值,更招來不少專程到來的人,

而伊能看到這景像,也大嘆她們成長了

 

但伊能這次前來是有所請求

他這次的來意是......?!

 

 

這回感受到てん的仕奉精神及商才,

即使表演收入被抽走了70%,也可以透過賣冷やし飴增加生意,

除了令客人滿足也招來了街外人生意,真的令人佩服

 

如果てん跟隨的是伊能的話,可能是另一種境界呢(笑)

 

冷やし飴(ひやしあめ)

夏天時的解喝飲料,在關西地區特別流行,

以麥芽糖水加上生姜而成,此外,冬天時則會提供飴湯

前來關西時要嘗試啊

 

 

第45回感想:

因為てん的發想令冷やし飴大賣,連伊能也前來請求為活動照片幫忙,

藤吉答應,但他們要求伊能幫忙宣傳,

 

第二天,宣傳活動舉行,藤吉及伊能兩位俊男吸引了不少女性,

藤吉母親看到這情況便認為可以增加女性客人

於是加推了中午表演,令女性及小孩也前來光顧

可是這一舉動需要更多藝人,但寺ギン拒絕了增加藝人的提供

 

另一方面,リリコ到了東京後成了超人氣女藝人,藤吉看到報紙後立即致電問候,

二人久違的對話帶點不捨,伊能沉默地看著藤吉

 

而風太他突然來到了風鳥亭,有甚麼事嗎?

 

 

第46回感想:

風太從京都前來,但他一直氣氛沉重,

突然他說父親已經病逝,甚至連四十九日(七七四十九日)也過了

 

甚麼也不知道的てん想立即回到京都,但被風太制止,更說這是父親的意願,

てん回想冬天時與父親的最後一番對話「てん、只要認為雪之花是花的話,在多冷的地方也會花開。」

想到不能見已故的父親,てん在藤吉懷內哭起來...

 

父親去世的事情也影響了てん的工作表現,

藤吉母親看到便說她的想法:「聽說藝人不能看到親人離世,即使親人離世也不能結束他的表演。

你認為這很過份嗎? 我不這樣認為。親人死去之時,如果子女貫徹賣笑工作的才是親人的願望。即使是我死時也不會後悔。」

てん再次回想父親的說話:「你在笑嗎?」

當てん明白父親想子女幸福的心意後,開始恢復心情,

在藤吉與她一起看藝人表演下(抓著她的手),てん再次找回了幸福的感覺

 

 

父親的死是很大衝擊,

他的不辭而別更顯出他的鐵漢柔情,

但筆者仍覺得てん應該看父親最後一面,

因為人生只有一個親生父母,連告別也做不了未免太可惜了,

唯一的安慰是父女已經和好...

 

而藝人不能看親人最後一面的命運其實很殘酷,

因為連藝人也不會笑的話,他們的藝人生涯也會隨之終結,

但看著眾藝人為了安慰てん而努力表演,

便明白藝人一定要保持樂觀的心境才能為觀眾帶來歡樂。

當藝人賣笑背後埋藏著他們的悲傷,內心便多了一種不能形容的敬佩

 

父親早期離開,更令人明白要及時行樂,不要令自己後悔

 

 

第47回感想:

てん在眾人的安慰下回復了心情,風太而回去京都了

晚上,三人各自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藤吉他想為風鳥亭成立公司,

而藤吉母親則打算安排てん與二人結婚,

てん則提出將寄席入場費由10錢降至5錢,

雖然眾藝人也反對,但藤吉母親卻支持下,這方案得以實行,

而藤吉更向要求寺ギン如果收入多一倍便將分成額降為5比5(以前是7對3)

寺ギン不相信他們做到便答應了

 

在將入場費減為5錢下,風鳥亭吸納了更多客人,生意不斷蒸蒸日上

此時トキ也辭去藤岡屋的工作來到大阪,希望得到てん她們的聘用,

在藤吉母親同意下,トキ成為了風鳥亭的一員

在トキ的建議下,風鳥亭的建議細節更進一步,

結果,達成了多賺一倍的目標了!

 

雖然藤吉帶著的期望的心情向寺ギン討價還價,

可是寺ギン是提供藝人的一方,分成額只能改為6對4(藤吉他們只分到4成),但仍然是改變了狀況

 

這就樣,時間來到明治45年(1912年)

風鳥亭經營了一年(才一年?!),

てん也完全退還向父親借了的500日圓(約今天的500萬日圓),

母親也決定帶同父親(照片)前來觀賞

 

 

第48回感想:

這天是風鳥亭開業一週年,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席中除了前來祝賀的伊能外,也有帶同父親照片的母親,

藤吉向所有觀眾致謝:「笑是不可思議的力量,可以痛苦化為希望。」

 

然後表演開始了,寄席的熱鬧及笑聲連父親也笑了起來(!?)

而母親也認可了二人的經營,更從家訓中加上「人財」,

因為即使在雨天,也為客人清潔木屐,這些小小的努力得到客人的認同,

人之心成為了她們的財產

同時藤吉母親也認同了二人的結婚,

就這樣てん及藤吉便成為夫婦了,

 

而藤村也將公司名改為「北村笑店」,而母親決定前往美國發展新事業...

就這樣,時間來到大正三年(1914年),てん也誕下了一名男生隼也

三人看著遠方的通天閣努力

 

通天閣

建於1912年,由建築師內藤多仲設計(他也是東京鐵塔的設計者),

是當時最高的瞭望塔,也是娛樂設施「新世界」的象徵,

1943年因火災而燒毀,在戰後1953年得以重建,成為大阪復興的象徵,

筆者在大阪生活也十分喜歡通天閣及它的故事

 

 

第八週感想:

一年內便大幅增加收入,而且成功償還債項,てん的商才果然不能小看,

而日劇也開始走上軌道,發展令人期待!

 

 

第九週 「女のかんにん袋」(女人的忍耐袋)

第49回感想:

大正四年(1915年),てん的孩子隼也已出生了一年,

風鳥亭的生意仍然繁榮,但即使增加了從業員,てん在照顧孩子及工作兼顧下,仍然忙過不停。

 

有天,伊能在晚上到訪,他已經在外國開始有關活動照片的活動,

藤吉希望增加收入以守護家人,於是伊能提出收購其他寄席,

雖然てん覺得這令工作增加而反對,但藤吉仍然熱衷找第二家寄席

 

てん在家中努力工作,但一時大意令隼也走失了,這時風太出現了

 

 

第50回感想:

風太來到大阪了,但對於他的來意,他甚麼也沒有說

 

這天てん準備了晚飯,但藤吉深夜泥醉回來,除了忘了為隼也買初節句用的裝飾頭盔外,

更打翻了てん準備的晚飯,

令風太不滿,更引發了小衝突,風太與藤吉不歡而散

藤吉直接去睡,而風太卻撞到了寺ギン...

 

第二天,有一名貴客來到風鳥亭,她到底是...?

 

節句:

指小孩的重要節日,

包括人日(1月7日),上巳(3月3日,即女兒節),

端午(5月5日,即男兒節),七夕(7月7日),重陽(9月9日)

 

 

第51回感想:

來到風鳥亭的是リリコ,

雖然眾人想她回來為風鳥亭表演,但她拒絕了

因為她不再當娘義太夫了,

不久,她看上了藤吉與てん的兒子隼也

 

第二天,在藤吉大意之時,隼也再次失蹤了,幸好リリコ把他帶回來,

晚上,リリコ與てん及トキ三人對話,

她找來了一個袋,並說東京流行一種名為「かんにん袋 / 堪忍袋」,

因為夫婦爭吵而不滿的女人會將不滿的說話吐進袋中

てん聽後便拿著這個袋子吐出不滿

 

不久風太前來,他帶來了金太朗人偶,並說他會暫時留在大阪,

リリコ懷疑他的來意,但他沒希具體說甚麼,

風太回去寺ギン的家,難道他成了寺ギン的手下?

 

第二天,リリコ一早已經抱著隼也,

而藤吉在沒問準てん之下給リリコ代為照顧隼也...

(古代版「賢者之愛」?)

 

大家認為てん稍後會做甚麼? (笑)

 

 

第52回感想:

因為藤吉忙於收購第二家寄席,所以在てん沒有許可之下將隼也交給リリコ照顧,

てん越來越越忍不住氣,這次剛巧被前來的伊能聽到了,

伊能認為藤吉沒有聽她的說話而感到寂寞,有時也得直接他說說,

這時藤吉回來,更拿走了藝人的薪金...

要不是大家看重感情,真不知道事情怎發展了...

伊能更拿出金錢想作幫忙,但てん婉拒了

 

晚上,藤吉回來,てん跟他說出她的不滿,

但藤吉的回應卻令事情火上加油,結果てん的忍耐袋也爆開了...

 

 

第53回感想:

てん的不滿一發不可收拾,

亀井成為二人間的對話橋樑,眾人也認為這樣下去會有「離緣」(りえん、可指離婚)的危機

トキ她動身去說服藤吉,但藤吉仍執意寄席收購一事,

 

而風太繼續為寺ギン幫忙,也開始得到寺ギン的認同了,

他遇上リリコ,風太想他想幫助てん,也因為不了解寄席而投靠寺ギン

リリコ她明白風太的用意,更說「你跟我就像反射的鏡子呢」

 

第二天,藤吉高興地帶著「新寄席契約書」到來,但てん看到後一點也不高興,

藤吉說他可以以此與寺ギン決一勝負之際,

這時寺ギン到來,在他身旁的是...?

 

 

第54回感想:

跟隨寺ギン到來的竟然是風太,

而藤吉也打算在此與寺ギン決戰,

不過在此時眾人為てん及藤吉舉行節句儀式,

在トキ的說服下,二人終於和好

 

てん及藤吉和好了,繼續與寺ギン談條件,

寺ギン問風太意見,風太說因為藝人增加一倍,沒必要改變分成條件,

風太也說出他辭去藤岡屋而留在大阪的事情

 

增加了一家寄席會為她們帶來甚麼影響呢?

 

 

第九週感想:

藤吉依然是愛逞強的人啊,

他的行為(加上風太及リリコ的背後行動)更令到與てん關係變差,

要不是大家出手幫忙,往後的發展很令人擔心啊

 

雖然てん說過只要三人一起經營便已經滿足,

但在藤吉的一人努力下,寄席增加了一家,接下來有怎樣的挑戰呢?

 

 

第十週 「笑いの神様」(笑之神)

第55回感想:

大正五年(1916年),新增的第二家寄席也走止軌道

而隼也開始長大,てん也增聘了一名保母(防止リリコ?),一切發展順利

但藤吉仍在想如何賺更多的錢...

 

而風太也代替寺ギン收取金錢,他帶來了一句消息,

說月の井団吾是當代人氣的落語家,

藤吉在看了他的表演後深感興趣,甚至打算令他成為風鳥亭專屬的藝人,

但對方的要求是10,000日圓(即現金的5,000萬日圓,可是當初向てん父親借的10倍!)

 

在其他藝人不滿的情況下,藤吉他仍會堅持下去嗎?

(藤吉你又來了.......)

 

 

第56回感想:

因為藤吉只顧月の井団吾,眾藝人感到不滿,

てん面對抗議不知如何是好,

晚上,藤吉終於會見月の井団吾,

他的行為卻很亂來,甚至大灑金錢給在席的人(藤吉看來沒有撿),

藤吉仍然認為他是非凡之人,興趣不減

 

這時,眾藝人一同前來抗議,眾人反對藤吉為了月の井団吾而拿出1萬日圓出來,

也反對藤吉迎來月の井団吾,可是藤吉卻冷冷一句「隨你們吧」

這次交涉無功而還

 

另一方面,伊能家長男前來找伊能,要他不要繼續活動照片,

不久藤吉前來,得知伊能製藥由其長男繼續,沒有血緣的伊能被解任,

二人互談心事,對於活動照片,伊能他堅持繼續下去,

而月の井団吾而一事,伊能認為即使受到反對也要堅持,

因為月の井団吾而是一個革新者,只要不斷新事物才不被時代淘汰

 

寺ギン從風太得知藤吉他們為月の井団吾奔走,

他會做甚麼嗎?

 

 

第57回感想:

有一個雨天,有一名女生在風鳥亭前倒下來,

在てん給她飯後,這名女子(お夕)便說她在找尋失蹤的丈夫,

為報一飯之恩,お夕決定幫忙,她既會打掃及倒茶,甚至演奏三味線,

幫了てん很大的忙,而お夕在尋問下知道他的丈夫是一個無名藝人

此時,寺ギン前來告誡不要找新藝人。

 

晚上,藤吉繼續應酬月の井団吾,但他並沒有前來的意思,

第二天,眾藝人前來進行第二次交涉,藤吉認為大家也不能提供新的事物而再次拒絕要求,

而てん也說出她的不滿,更差點發展成為吵架,

 

這時外面傳來月の井団吾在附近的消息,難道是?!

 

 

第58回感想:

那個人不是月の井団吾,

而是お夕的丈夫,更打算吃飽了便逃,てん看到後為他付款,

更得知お夕的丈夫団真是落語家,

雖然てん感到興趣,但藤吉卻持有懷疑態度...

 

不久,眾藝人再發起第三次交涉,首先是てん的要求,

然後是眾人的要求,可是藤吉仍然認為他們只是胡鬧,

繼續不歡而散

 

晚上,伊能來找藤吉,但他仍沒有回來,

卻在家外發現藤吉,結果二人及後來遇上的リリコ一起喝酒

伊能這次拿出了「乙女のささやき」(畫劇?)的照片

更認為女性表演已不限於傳統歌舞妓,

藤吉更希望リリコ去嘗試

 

第二天早上,藤吉從酒醉中醒來,

人已在風鳥亭,てん也安排讓団真表演他的落語「崇徳院」

他的表演會順利嗎?

 

活動照片 / 活動写真:

英文為「motion picture」

在明治至大正時期對電影的稱呼(筆者一直也誤會了真正的意思...)

在大正後期才開始稱為映畫/電影

 

崇徳院:

古典落語之一,故事說商家的年青人對城市的女孩一見鍾情的故事,

但那女孩只能下一首和歌(源自百人一首)

「瀬をはやみ 岩にせかるる 滝川の われても末に あはむとぞ思ふ」(這個劇情可看第59回)

對於不知住何處,不知是誰的女子,他們二人會再遇上嗎?

 

 

第59回感想:

在団真表演落語時,月の井団吾出現了,団真看見後立即逃掉,

而月の井団吾向藤吉說他懷著2萬日圓的債,如果給他2萬日圓及每月給他500日圓便可以進行契約,

藤吉聽後竟說「無論如何也會盡力」...

 

然後,お夕說出了真相,団真名為是月の井団真

與団吾是同門兄弟,而お夕是師傅的女兒,

師傅在十年前指定団吾為繼承人,

団真因此破門而出,假借月の井団吾之名四出賺錢,

可惜賺來的錢卻全部用在喝酒...(明明他以前是滴酒不沾的認真人...)

 

晚上,藤吉再找月の井団吾,

月の井団吾藤吉不讓月の井団真出場,同時要求藤吉給他2萬日圓,

藤吉言聽計從......

 

第二天,藤吉向てん要求2萬日圓......

這可是超無理要求啊...

 

 

第60回感想:

因為交通關係,今天表演的落語家來不了風鳥亭,

在危急及藤吉不在下,てん決定讓団真出演,

 

起初団真的表演換來不少笑聲,但有人認出他是假扮月の井団吾後,

団真突然自信全失,更中斷了表演

 

雖然お夕嘗試鼓勵団真,但他卻很失落,甚至打了お夕及要她到月の井団吾處,

而藤吉回來知道てん讓団真出演,也責怪てん,二人關係轉差.....

 

 

第十週感想:

藤吉到底還要大錯多少次呢...?

他只顧自己的想法而漠視其他人的反對(當然伊能也需負上責任)

對月の井団吾的無理要求卻千依百順,

這已經不是進取,而是不要命的冒大險,根本沒有勝算可言!

 

而団真的故事也打中了筆者的心,

筆者羨慕他在人生低潮能有人願意跟隨,

同時人生的低潮時看到的人情冷暖也不好受,更因此自暴自棄,

雖然有人支持及依靠不是壞事,但最終仍要靠自己走出低谷,再次迎接人生的挑戰

団真有不錯的實力,只是他的覺悟不足,筆者對他感到期待

 

 

藤吉壽集2萬日圓讓月の井団吾前來出演,

但眾藝人因不滿而發起罷工,藤吉對抗議聽不進去,繼續獨行獨斷,

団真在僅有的機會中失敗,自信沉入谷底,

てん與藤吉因這次而變差,這場大危機會有轉機嗎?

 

 

第十一週 「われても末に」(在分開的盡頭)

第61回感想:

因月の井団吾而令藤吉與眾人不和,甚至與てん再次進入冷戰狀態,

這時てん收到お夕來信,信中說她已經離開団真,

てん去找お夕,団真雖然知道事情,但他已放棄,更回到房間去睡...

 

回來後,藤吉要求てん應該專注照顧隼也,寄席一事暫時休息,

工作交由藤吉接手,てん聽後悲傷地離開

 

第二天,藤吉便立即面對寄席內的大小事情,

而てん與眾藝人一樣,也成為罷工狀態...(汗)

然後てん找リリコ傾談,沒想到リリコ卻說了她的辛辣意見...

 

 

第62回感想:

雖然眾人反對邀請月の井団吾加入,

但リリコ卻認為知名藝人令其他藝人有更多被注目的機會,

てん聽後想法改變,

在風太的幫助下,決定親自確認月の井団吾是甚麼人

 

てん及風太與月の井団吾見面,知道てん不是帶錢到來便沒有興趣,

てん於是暗中跟隨他,發現お夕在 月の井団吾的家,てん雖然勸說お夕回去団真處,

但お夕婉拒...

 

另一方面,罷工行動的成員因經濟問題而回去幫忙,

在其他藝人責怪之際,藤吉拍桌子跟他們說出自己的心聲,藝人們聽的無話可說

 

另一方面,てん再次探訪団真...

 

 

第63回感想:

對於てん及藤吉的不和,トキ跟風太也擔心起來,

結果二人想了一計策...

 

第二天,トキ在接到的電話中說隼也受了大傷,

擔心的藤也立即醒來並走到家中,卻發現隼也只是尿床...

 

而トキ跟風太也趁這次機會勸說てん及藤吉和好,

トキ和風太也各自說出對方的想法及心聲,

てん及藤吉總算和好,

同一時間,眾藝人自上次藤吉的說話後(把大家當成家人看待),

他們的想法改變,以不輸給月の井団吾而努力,取消了罷工行動

 

另一方面,寺ギン他會見了月の井団吾,

他願意支付2萬日圓,更認為二人組合起來可以打天下

到底他有沒有與寺ギン進行契約?

 

 

第64回感想:

眾藝人打算取消罷工行動,更開始努力增強自己及想新點子,

另一方面,てん繼續探訪団真,他似乎在練習「崇徳院」,

 

她也前往探訪お夕,但お夕不在

月の井団吾這時正在插花,在完成一刻他卻將插好的花全部拔出,

他對てん說:「花は憎む事から始めよ」(花因厭惡而生)

花朵的美麗只有短短盛開一刻,

笑也是同一道理,只要放下不管便會腐爛,落語家要拚命保持笑的能力。

我希望有更多人為我而笑,即使是犧牲也在所不計這就是我的生存之道」

 

てん希望お夕回到団真身旁,

但月の井団吾說「藝人不可以甘於平淡的幸福,那個人自那次輸掉後,我便一直告誡自己,

「崇徳院」的練習? 他只是從落語逃避,連給女人幸福也沒有能力的廢材而已」

てん繼續勸說,但換來月の井団吾說お夕是他的

 

第二天,てん探訪団真,但他卻不在家...

 

 

第65回感想:

団真留下信件後失蹤了,因為信中令人聯想到投河,

てん十分擔心,藤吉更致電報警,

 

てん走到お夕處報告事情,

雖然月の井団吾說不要理會,但お夕還是擔心而跟隨てん,

 

過了一段時間,仍沒有団真的消息,

お夕責怪自己當年提議二人一起逃走,更因此令他終日喝酒。

這時団真被找到了,原來他只在河流旁邊發呆,

団真沒有自殺,お夕責怪他做些沒有益的事,更不要認為這樣她便會回到団真身旁

団真聽後要お夕回去,即使是出嫁也沒有關係......

 

另一方面,眾藝人正式結束罷工行動,他們也得到了新的技能(除了万丈目),藤吉為此感到滿意,

晚上,藤吉來到団真門前,

發現他在練習「崇徳院」,在與てん商量下,二人決定讓団真擔當中午的表演

 

てん到月の井団吾處請求與団真進行落語比試,

更說お夕會到來,月の井団吾對此感興趣

 

來到當天,団真非常緊張

而お夕及月の井団吾尚未到來......

 

紙摺扇 (ハリセン / 張り扇)

拍打時會發出響聲,但被打的人感受到痛楚比想像中低,

是賣笑時的道具之一

 

 

第66回感想:

団真要表演落語了!

但在他開始表演之前,月の井団吾在風鳥亭外出現,

他一走進風鳥亭,外面的途人也立即跟隨進來,

一下子全院滿座(包括お夕)  ,

月の井団吾的一舉一動引起了在座所有客人的注意,

對比之下是沉默地坐著的団真,

正當団真想逃去之際,月の井団吾說他不會表演,

由同門師兄団真為大家表演,

 

月の井団吾離開前用扇子輕拍団真,

団真想起以前的事情(輕拍背部是まじない (即咒語 / MAGIC))

舞台上只餘下団真,他的表演如何呢??

請各位看官自己看了(笑)

 

 

第十一週感想:(重要劇透注意)

在起初藤吉要てん不用再管寄席一事,真的是「人渣」行為,

但在リリコ及藤吉的說話後,眾人態度改變,甚至努力改善自己

結果眾藝人得到新的技藝,

 

劇中出現一句「芸人の顔も3度まで」(藝人再精彩,看3次後便會厭),更令人明白不斷改變的重要

(原文:仏の顔も三度まで,即使是慈祥的人,面對多次無禮還是會憤怒)(汗)

 

団真雖然他有實力,但在走錯人生路下,虛度了不少歲月,

幸好てん的不離不棄,加上月の井団吾的大方,為他向狗人作介紹,

令他可以完成這場表演,恢復自信,找回笑容

(筆者因為団真的表演發笑及流淚)

 

 

月の井団吾答應為風鳥亭表演(契約金1萬日圓),

団真也因這場表演而成名,得到其他寄席爭相邀請,

接下來風鳥亭會有怎樣的發展呢?

 

 

第十二週 「お笑い大阪 春の陣」(笑之大阪 春之陣)

第67回感想:

因為月の井団吾的加入(以後稱為団吾),

風鳥亭的生意有爆發性的增長,寄席也增加至3家,

而擴張也令編排節目的藤吉感到苦惱,

 

寺ギン旗下的藝人佐助因受傷而也沒有收入,妻子更要借錢渡日,

てん看到不放心下,偷偷給了一點錢他們,

 

另一方面,リリコ參與了伊能的電影,但她開始拍攝電影生厭,想辭退女優

而伊能計劃在大阪郊外建立一個大規模綜合發展地(包括電影館、遊樂設施、住宅地等)

 

小感想:

1. 藤吉髮型變(難看)了?

2. 伊能與リリコ二人氣氛好像不同了...?

 

 

第68回感想:

有天晚上,てん家中發現不審人物,原來是アサリ,

在查問下發現他祖父找到,因為祖父希望アサリ能夠有成就,

所以大家也為他安排了一場戲

 

アサリ成為了社長,可惜被祖父懷疑,

在伊能的說話下,アサリ專務在伊能的電影公司非常能幹,

令祖父感到安慰

 

另一方面,寺ギン知道てん幫助佐助後前來抗議,

藤吉站出來向寺ギン道歉,同時他也要求寺ギン要好好看待藝人,

寺ギン聽後帶著不肖態度回去

 

第二天,風鳥亭收到消息得知有4組人來不了,

原來是背後寺ギン的「好意」,

在藝人不足下,藤吉的節目編排更顯嚴峻...

 

這次三角大戰看來要展開了...

(傳統派、北村笑店、オチャラケ派(與傳統派不同,只要會令人發笑而屬於此派))

 

 

第69回感想:

有天アサリ前來請求てん借10日圓給他以給妹妹進行出嫁

 

另一方面,藝人這天全部也沒有來,看來寺ギン想全面封殺風鳥亭...

在眾人四處奔走之時,てん接待アサリ的祖父,

祖父一眼便知道アサリ不是當專務,更明白アサリ每年也寄一筆為數不少的金錢,

因為妹妹要出嫁,他認為不再需要送錢到來而前來找アサリ,

てん決定帶祖父去看真實的アサリ,

 

てん帶祖父到風鳥亭,這時アサリ正在表演,他在台上看到祖父後立即慌張起來,

完成表演更想逃掉,但與他的祖父撞個正著,

アサリ以為祖父會責怪他,但祖父卻以他為榮

 

晚上,藤吉認為應該要擁有自己的藝人,

而てん提出以月薪制令藝人有穩定收入,

業積好的月份更有特別獎金,

 

此革命性的舉動令藝人及工作人員也十分滿意,

但同時寺ギン也大為不滿......

 

 

第70回感想:

風鳥亭引入月薪制一事激怒了寺ギン,

藝人來不了風鳥亭的事陸續出現,藤吉為此繼續忙碌

 

另一方面,伊能欲與リリコ進行契約,

但換來リリコ的拒絕,更在てん的家前向伊能潑水,

在藤吉及伊能的讚賞及請求下,リリコ被說服與伊能進行電影女優的契約

 

月薪制傳到大阪四周,更引來不少藝人請求てん她們聘用,

但風太看到後威脅寺ギン會知道而令藝人逃去,

而數天後,藤吉的惡夢發生,除了自家藝人外全部也來不了...

風鳥亭只能以內部裝修為由暫時停業

 

不久,風太遇見トキ,トキ看到風太便痛打了他...

 

 

第71回感想:

トキ看到風太便痛打了他...

責怪他不守護てん,更認為風太追隨寺ギン令他變差了

 

而風鳥亭繼續受到藝人不足而休業的問題,藤吉雖然遠赴京都及神戶找尋藝人,

但也在寺ギン手下而無法答應,加上有關団吾的債款,

這情況需要賣掉手上其中2家容席才能解困,

てん於是提出向傳統派的文鳥,只是藤吉仍然執著當時的約定而對此抗拒,

但看了現賓情況,看來沒有選擇...

 

另一方面,風太回到寺ギン處,藝人們因風鳥亭一事而困擾,

雖然希望得到月鳥亭的月薪聘請,但身上卻背負著寺ギン的債務而不能抽身,

希望風太幫忙勸說

雖然風太向寺ギン說了自己的心聲,但卻換來寺ギン的解雇,

寺ギン更打算將風鳥亭擊潰

 

晚上,藤吉前往探訪傳統派的文鳥,

但寺ギン卻比他捷足先登,傳統派與オチャラケ派(以後稱「反傳統派」)合作起來,

這下子最後方法也沒有了...

 

第二天, 寺ギン前來,他的來意是...?!

 

 

第72回感想:

寺ギン突然前來,

他的來意竟然收購陷於危機的風鳥亭!

難道多年心意要放棄嗎?!

 

這時,風鳥亭遠方正有一批人前來,

帶頭者是風太,這批人來到風鳥亭前,

希望風鳥亭能以月薪制請他們(全部150人)

寺ギン以債主身份威脅他們,但他們卻決心堅定,

寺ギン於是拿出借據,所有人的借款合共2,500日圓(比想像中少......苦笑)

沒想到てん答應,但她如何代他們還債呢?

 

這時文鳥出現,但他是來看熱鬧的,

大家進去風鳥亭,てん她拿出了一個大瓶,

裡面載有大小零錢,裝滿一整瓶,總共是2,511圓50錢

如此一來便可以代大家還債了

 

文鳥這時開口,說這些錢是是てん6年間一分一毫儲下來的,

用來替不認識的藝人還債是何等愚蠢的事,

てん這時說藝人是她們的家人,在大家痛苦時幫助是應該的,

文鳥聽後對此感服,他決定他旗下傳統派的53人為風鳥亭(北村笑店)服務,

形勢一下子逆轉,寺ギン一時反應不來,

這時てん帶著微笑說「一起和好如初吧,我想寺ギン也一起笑,因為令人笑的人不笑的話,客人便不會來」

結果寺ギン認輸,眾人向他致敬

 

事件後,風太本來打算離開,但在てん的挽留下,他當了風鳥亭的番頭(支配人或理事長等要職),

風鳥亭也接收了200多名藝人,寄席數一口氣升至10家,

更在大阪第一繁華街千日前通開了新的大本營,

而寺ギン他當回和尚,並為了找尋歡笑的心而啟程,

「お笑い大阪春の陣」(笑之大阪 春之陣)也完滿結束(笑)

 

 

第十二週感想:

寺ギン的作為令人看到藝人背後的困苦,賣笑不能改善生活,

不登上舞台便不會有收入,遇上突發情況更要借錢渡日,一點保障也沒有

 

てん提出月薪制令藝人有更有穩定的環境,

這為藝人著想的想法令她得到人心,盡得兩派的藝人的支持

 

比起眼前的勝負或利益,

更重要是互相得益,風鳥亭這次到更大的成長,令人內心熱血起來,

星期六一集果然是最好看的!

 

 

第十三週 「エッサッサ乙女組」(エッサッサ少女組)

第73回感想:

時間來到大正10年秋(1921年),

隼也已是7歲的男孩,而風太成為總支配人監督著業務,

而トキ也成為てん的經理,與風太就像歡喜冤家

同時伊能的住宅地也開發成功,成為有名人

而電影的發展也令風太感到威脅,

於是他找來開始流行的技藝「安来節」

 

為了將「安来節」引入大阪,藤吉親自請往島根縣尋找表演人仕,

但因為從東京及名古屋的同行對手前來,藤吉要求てん帶錢到來,

結果連てん也出發前往島根了...

 

安来節

在江戶時代由民謡「出雲節」發展而成,

是島根県安来市的當地民謡,在大正時期得到絕大的人氣

 

エッサッサ

為日本体育大学的傳統打氣運動

在祝勝會等會進行表演(直接看影片)

 

 

第74回感想:

てん及藤吉來到島根縣尋找表演「安来節」的人,

她們接見了前來面試的人,

當中てん她們選擇了勝部なつ、小豆沢とわ、錦織あや及安達都四人

就在通知她們四人成功之時,安達都的父親出現並拒絕她前往大阪

 

てん及藤吉二人來到海邊,安達都的父親令她們想起てん的父親,

藤吉更以當時求婚的決心再次說服安達都的父親,

這也是二人第一次看海(也算是她們的新婚旅行)

 

第二天,藤吉及てん再次說服安達都的父親,

在安達都表達自己心意、てん會安排女子寮及藤吉作為父親的同感下,

安達都他同意讓女兒前往大阪

 

 

第75回感想:

在出雲採用的4名女生來到大阪了,

她們對女子寮「風ひな寮」感到滿意,

然後她們進行了自我介紹

(四人的個性不知為何會想起ひよっこ)

除了キース外其他人表示歡迎,

(題外話:風太的全名是「武井風太」)

 

而てん也為四人組更名為「安来節乙女組」,更以年長的安達都作為代表,

但勝部なつ卻對此感到不滿的樣子,第二天更責怪跟不上進度的小豆沢とわ,

看來四人關係仍有隱憂...

 

另一方面,てん也到電話說隼也與別人吵架了,

てん前來學校,更向對方道歉,

但隼也一直一言不發,てん不責怪,但希望隼也自我反省,

但換來隼也聽後更不愉快,到底發生甚麼事?

 

 

第76回感想:

因為「安来節乙女組」的內部不和,風太被任命為總監督,

風太一早便打打鑼打鼓叫醒四人,更提出四條乙女組心得

心得其の一 起床6時就寝11時 (早上6時起床、晚上11時睡覺)
心得其の二 炊事当番は2人1組 交代制 食事はみんなで食べるべし (由2人輪流負責煮飯,四人一起進食)
心得其の三 人と目が合うたら まず挨拶 (與人四目交投便打招呼)
心得其の四 恋愛禁止! (戀愛禁止)(AKB!?!?)

 

四人開始練習,但小豆沢とわ依然與人碰撞,令勝部なつ不滿,

風太繼續他的嚴厲,更提出一星期後正式表演,

另一方面,トキ及キース也對「安来節乙女組」感到不滿,キース更想與トキ商討要事......

 

在受到壓力下,「安来節乙女組」的衝突更加激烈,連風太也阻止不了,

晚上,てん為四人準備了島樓縣的名物「どじょう鍋」(泥鰍鍋),

小豆沢とわ吃了一口便離席了,小豆沢とわ在外面流淚,而隼也他走來更坐在她旁,

回來的てん發現二人不見,眾人便四出尋找

 

其中藤吉遇上リリコ,而てん遇上了伊能,

但對方的樣子也有點怪...?!

 

 

第十三週感想:

這星期出現了四個新角色,但本星期只有4集,

未有足夠時間了解,4名女生的出現打破了風鳥亭的平衡,

這會成為將來的隱憂嗎? (話說上週多了近200名藝人...)

 

注意:明天及後天同樣時間將播放前半部總集編,本星期只有4集

第十四週「みんなの夢」(大家的夢)將於2018年1月4日(星期四)繼續

 

 

第十四週 「みんなの夢」(大家的夢)

第77回感想:

隼也和小豆沢とわ在晚餐途中突然失蹤不見了,眾人外出找尋,

 

藤吉遇上了リリコ,但她看到藤吉便上前擁抱並打算吻上,藤吉見狀推開了她,

リリコ說她在練習電影劇情後便離開了

 

而伊能遇見てん也表情奇怪,但てん立即避開了,

伊能他帶回了隼也和小豆沢とわ,

而失蹤是因為小豆沢とわ自覺是連累也決定回去島根,

其餘3名女生聽到後便道歉了,四人和好起來

 

而伊能向てん說隼也打算離開出走

因為家人的不了解他想成為藝人而與人爭執的想法,

てん感到自己母親失格,

在てん正想安慰之時,藤吉率先肯定了隼也的想法

第二天,隼也向父母道歉,然後開心地上學了

 

而「安来節乙女組」在和好後總算完成了一整場,

風太與四人歡喜十分,此時トキ看見後不爽,

更與キース去看電影......

 

 

第78回感想:

トキ與キース去看電影,風太有些在意,

而風太雖然明白「安来節乙女組」仍有不足,但無法具體說明,

所以請來了リリコ幫忙

 

リリコ到來,四人對她羨慕,更以好為目標,

但リリコ看了四人表演後,她高傲地作出批評,

她說四人就像からくり人形(機關人偶),更說只有形式的舞不能感動觀眾,

想像我(リリコ)這樣還早百年,四人內心不滿

 

不久,風太遇上キース,並問了他們昨天幹什麼,

キース說他與トキ去看電影,更反問風太是不是喜歡トキ,

風太立即否認,可是トキ在後面聽到,她帶著淚光離開了...

 

另一方面,リリコ與伊能說話,她不想與不喜歡的男生抱擁,

但伊能說這是必要的劇情,更說リリコ仍然留戀藤吉,

而リリコ反說伊能作出這樣的劇情,他才渴望愛情

 

四人組對リリコ不滿,更打算第二天與她爭論,

但沒想到第二天てん與リリコ練習「安来節」,てん明白到「安来節」並不容易

而リリコ與てん談論四人:

都:她太認真,就像學校老師一樣,如此一來便不有趣了

なつ:雖然很華麗,但只是在宣示「我很在行」,一點也不可愛

あや:她在意自己的舞跳不好

とわ:對舞蹈太沒自信

 

看到リリコ的辛辣評論,四人反而虛心求教,在リリコ的指導下,

到底會變成怎樣?

 

 

第79回感想:

終於來到「安来節乙女組」正式表演當日,

四人與てん、藤吉及隼也一起進食早飯,臉上表現出自信

 

另外,表演前トキ在整理入場券,風太趁機找她說話,

更送上了口紅及透露他在意與キース的事

トキ聽後說與キース看電影是因為與她人生商量的謝禮,而她也緊握手中的口紅...

 

「安来節乙女組」表演正式開始,

她們的表演很快令台下的氣氛熱起來

 

在表演成功後,大家也為她們慶祝,

大家也說出了她們的理想,但在最後キース卻走上台,

並說他的夢想是成為世界第一的藝人,更決定要到美國...?!

 

 

第十四週感想:

トキ一些小動作也流露了傳統女性的美,風太不要錯過這好女子啊(笑)

 

而久違了表演再次令人明白「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的道理,

這日劇不止是賣笑,而是令人看到更多從未看過的技藝,

令筆者眼界大開,在此推薦大家!

 

 

第十五週 「泣いたらあかん」(不可以哭)

第80回感想:

時間來到大正12年(1923年)8月末,

在「安来節乙女組」的成功下,風鳥亭得到更大的成長,

成為大阪頂級的寄席,藤吉決定在東京展店,並親自前往東京

 

而キース自去了美國後,2年來也沒有任何消息,

アサリ因沒有好對手而停步不前,而万丈目正計劃前往東京表演

リリコ的電影也得到成功

 

藤吉來到淺草找落語師傅,但對方沒有因為風鳥亭的名聲而答應,

此時,藤吉發現了一個好久不見的人物,

他就是キース,原來他回來日本後一直在東京表演

 

回到大阪,てん及トキ也感受到輕微的晃動,

第二天早上,她們得知東京發生了地震...!!

 

関東大震災 (關東大地震)

地震在1923年(大正12年)9月1日11時58分32秒發生,

震央位於神奈川縣相模灣的伊豆大島,

當時錄測為震度6(註:東日本大震災、2016年熊本地震是最大級的震度7)

 

因地震產生的火災令犧牲者大幅增加,

做成190萬人受災,其中10.5萬人死於火災或餓死 (註:2004年前的紀錄是14萬人死亡)

30萬多幢建築物倒壞或燒燬,

連日本最高、配備日本第一部的升降機的凌雲閣被震得半壞,

地震的景像令人想到世界末日.....

 

1960年,日本正式將9月1日定為「防災の日」,多少也是紀念這次大地震

 

 

第81回感想:

關東發生大地震,在大家為藤吉擔心之時,

藤吉無事回來,但更付人擔心的是キース他在東京,

為了確認他是否安全,風太決定一人前往,

雖然アサリ也想同行,但風太拒絕了

 

因為てん認為東京正缺資源,於是籌集各方震災資源,

而風太在出發前,收到了トキ的護身符,看來トキ十分擔心風太呢

 

鏡頭轉到東京,キース並沒有事,更與「東京的母親」志乃在一起,

風太找到キース,並勸說キース回來大阪,

數天後,在電話系統修好下向大家報平安,但在トキ接聽時......

 

キース在數天與母親來到大阪,與大家再會,

這時伊能出現,看到キース的母親好像有甚麼奇怪 ?

 

(這集的時序及邏輯也有點混亂...

風太的物資到底怎樣送到東京?

更重要是キース及他母親的災後生活也比想像中輕鬆很多...(音樂也輕鬆),

兩方也能夠輕鬆來往東京及大阪(在2010年代也不太可能)

與筆者的認知有差距,與其將地震說到像沒事一樣,倒不如直接省略

說キース跟母親回來大阪更好...)

 

 

第82回感想:

キース帶了他在東京的母親志乃(當然不是親生母親)回來大阪,

伊能看見她後神情古怪,這令藤吉他們在意

 

志乃因為地震的衝擊令失去了記憶,更可能要兩年才回復

另外,アサリ因沒有對手而人氣低落,他希望キース再次與他合作,

但キース經歷了地震後,卻完全笑不起來......(這也間接說明「為何藝人不能看見親人離世」)

 

藤吉與てん問了伊能有關志乃的事,

伊能說志乃是她的親生母親,她是父親的妄,也曾當過向島的藝人(向島?)

但在中學時,志乃將伊能他賣錢,以確保伊能哥哥有不測時的保險,

自此彼此也失去聯絡,偏偏這次以這種形式再會...

 

晚上,伊能收到記者的電話...

 

 

第83回感想:

伊能拒絕了記者的電話,第二天換來各大報章寫著捐款只寫「買取名聲」的報導

伊能的生母志乃看到新聞後便把報導扔了,

伊能給了てん她們一張支票,希望她們代為照顧志乃,但てん她婉拒了

 

然後志乃突然來到伊能的辦公室及為他作了便當,

這時記者衝進來採訪,更在混亂中推趺了志乃

志乃沒有大礙,但她看到伊能的出生名牌(其實是桐箱的蓋)後,好像發生了變化...

 

另外,風太自前往東京那次電話後,一直也再沒有電話打來,トキ為此擔心,

而志乃突然前來,並說她要回到東京,

這到底為甚麼?

 

 

第84回感想:

志乃的記憶,所以她決定回到東京,

雖然てん向伊能回報志乃要回東京的事情,

但伊能卻對此反應冷淡,更認為母親的存在是阻礙

(但他製作電影卻是因為母親小時帶他看電影而起...)

 

另一方面,東京的風太終於再次致電回來大阪,

東京藝人師傅們也沒事,てん提出讓他們來大阪表演,並將收入作為善款,

風太決定按てん的意思去做,

而てん也叫トキ接聽電話,トキ立即傳達她的不安,

這份擔心的心意,相信遠在東京的風太也能夠感受到吧?

 

而キース找アサリ再次合作,二人一起努力練習

 

一個是憶起事情的母親志乃,另一個是想母親回去東京的伊能,

難得再會的母子真的要再次分開嗎?

 

 

第85回感想:

志乃執意回韋京,眾人只好為她準備送別會,

不久伊能也前來,但伊能卻說他來還出生名牌給她,

志乃不要,二人不和,眾人努力令伊能留下來,

 

キース這時說了他的事情,

他自小從沒有見過親生父母,在志乃的照顧下長大,

志乃一直也讚賞她親生但分開了的兒子伊能,キース自覺不如親生兒子

 

然後隼也問伊能的名字「栞」的意思,

志乃便說「栞」的意思為「路標」,讓迷失的人找到方向,

伊能聽後也說出了他與志乃小時候的事情,更感謝母親的照顧

二人和好,並一起表演,一起大笑

 

終於來到志乃離開的日子,這次新聞寫上大阪府感謝伊能的貢獻,

而伊能在自己的感想中說「希望作為眾人的路標,誠實地一步一步前進」

伊能前來並送上大額支票,並祈望她長活下去,就這樣志乃回去東京了(?)

 

而風太也從東京回來,雖然眾人已率先歡迎,

但トキ還是忍不住抱向風太哭了

 

風鳥亭因舉辦震災支援義演而結合了東京及大阪的藝人,

也令風鳥亭順成長進入東京...

 

第十五週感想:

本週有點失望,在関東大震災 (關東大地震)的描述上充滿不合理的地方,

這損害了筆者的日劇的專業感

 

而伊能與母親也投入感不足,

伊能的淚光,也遠遠不及トキ對風太的擔心之情(筆者真的為了這二人流淚呢~)

 

雖然不少日本網民貿疑風鳥亭的本意(更不要說風太那句「一石二鳥」...)

但筆者認為願意付出的人比起那些說三道四(像說伊能壞話的記者)、甚至歧視災區的人要好的多,

我們的溫飽對很多人而言是求之不得的東西,明白別人的痛苦更重要

 

 

第十六週 「笑いの新時代」(笑的新時代)

第86回感想:

風鳥亭在成功進出東京下,

時間來到昭和4年 (1929年,即6年後),

收音機也在這時開始流行起來,

 

有天,風太給了藤吉看來年的番組表,

藤吉不滿萬歲(或稱為万才,也就是漫才的前身)太多,應加回落語的表演者,

但風太認為來看落語的客人減少,更認為藤吉的想法守舊,

藤吉想到風鳥亭因落語而有今天的成就,他指示風太多加些落語家進番組表內

可惜,落語專門的寄席還是只吸引年老的人而生意下降...

看來時代正在改變呢...

 

隼也他已成長為15歲的青年,但有一天竟拿著0分的考卷回來,

因為隼也一直成績不錯,所以てん及藤吉問了隼也,

隼也就他反正要繼承家業,不用溫習也沒所謂,但藤吉卻認為他應該多讀書,

令他找到自己喜歡的事,更認為他現在只管讀書便行了,

但這樣說換來隼也的反彈,更決定不繼承家業...

 

另一方面,雖然風太與トキ關係更進一步,

但二人至今仍沒有結婚...(!?!?)

キース及アサリ看不過去,向他提議求婚方法

晚上,

風太準備了花及她喜歡的甜點,

他更跪起來向トキ說「Marry me!」(?)

 更不斷地說,但トキ只是一頭霧水,

反而看到甜點便開心地帶走了,

看來風太的「求婚大作戰」(按此看日劇評價)失敗了呢(笑)

 

而隼也在晚上也沒有回家,

藤吉為此憤怒,更令他突然倒下來了...

他被送到醫院,

醫院對てん說他患上腦中風,暫時不確定意識會否回來...

 

ラジオ体操

由1928年11月1日正式開始,至今仍然保持著傳統

第一代的廣播體操曲為「可愛い歌手」(按歌名播放)

 

 

第87回感想:

藤吉因腦中風失去意識,眾人也前來探訪,

てん她堅強及維持笑容

但即使如此,藤吉並沒有醒來,

終於伊能來找てん,てん終於忍不住哭了...

 

(腦中風的破壞比想像中嚴重,看來大家要注意身體)

 

 

第88回感想:

藤吉失去意識已第三天,隼也因擔心而在藤吉旁,

看見てん便說他的夢想,他想成為像リンドバーグ 那樣冒險(查爾斯·林白、是單人不著陸橫跨大西洋飛行的歷史第一人)

如果他繼承家業,他不能超越父親,てん聽後笑說隼也果然是藤吉的孩子

 

這時藤吉恢復意識並醒來,

醫生在檢查後說他沒有太大的後遺症,只是左半手目前仍在麻痺狀態...

 

知道藤吉醒來的消息後大家也放心起來,

這時大阪中央放送所的人前來請求讓月の井団吾在收音機上表演能語,

但風太一口拒絕,而藤吉在醫院聽後雖然覺得會有影響,但感覺上不太討厭

而てん的母親也前來,她已經長上白髮了......

 

大阪中央放送所前去找月の井団吾,月の井団吾表示有意思,這令風太感到不滿

甚至以風鳥亭一直為月の井団吾還債為名,將他的家查封...

另一方面,藤吉想嘗試站起來,但.....

 

 

第89回感想:

藤吉的左半身沒有力量,

他無法步行,令他感到焦急

而月の井団吾的消息也登上了報紙,

難道他要上收音機表演?

 

另一方面,てん的母親重臨風鳥亭,看到風太及トキ,

她感到懷念,更形容二人就像多年丈妻一樣

她也來到病院探望藤吉,更說他能夠一直守護てん的笑容,

正因為愛對方,所以一切的努力也不是苦勞,反而是一種幸福

而てん母親也向てん說了父親說過的「花と信じればどんな寒空の下でも花は咲く」(只要認為雪之花是花的話,在多冷的地方也會花開。)

她相信藤吉及てん會開花結果,三人更勾手指

 

晚上,月の井団吾前來並說明晚8時在收音機旁等著,

並說新時代要到來...

 

 

第90回感想:

月の井団吾揚言會在晚上8時在收音機表演,

風太感到憤怒而命人在大阪的放送局守侯,以防止他走進放送室(播放室),

 

而万丈目在東京表演後,因為目睹了各種技藝,所以他得到了新的靈感,

令藤吉感到安慰

 

另一方面,隼也因為看見てん在藤吉失去意識時的堅強及笑容,

他決定繼續讀書並以考大學為目標,並以超越父親為目標

 

時間來到晚上8時,風太確保月の井団吾沒有來放送室後,

便安心回去,而眾人也在收音機旁等待著......

 

 

第91回感想:

正當風太以為月の井団吾不會在收音機表演之際,

月の井団吾的聲音在收音機響起,

原來他到了京都的放送局

月の井団吾這一著令大家也笑起來,

反而是風太憤怒得拍打桌子

 

月の井団吾表演了落語「死神」,更以「藤吉」作為主角

(決定不進行劇透,請各位自行收聽)

在最後他向藤吉送上祝福,並呼籲觀眾前來風鳥亭支持,

這精彩的表演令大家也感嘆起來,

但風太卻感到挫敗,認為寄席要完了

不久,トキ前來安慰

風太便向她求婚,這一對終於結為夫婦了!

 

月の井団吾的表演令人明白落語的魅力,令更多人前來風鳥亭,

而藤吉也出院了

 

 

落語「死神」

改編自格林童話的「死神の名付け親」(死神的義子) (按此看Youtube的格林童話的動畫)

故事訴說一個窮人遇見死神,死神賜予他治療病人的能力,

但要是死神坐在床尾的話,那病人不得不死,

那人成為了有錢人,也不斷有求助於他的人,

但他遇上越來越難取捨的情況,他的決定會怎樣?

 

 

第十六週感想:

這星期恢復了水準,

落語「死神」的故事也令人反思生命的價值

特別是早前筆者太疲勞而差點暈倒,當自己快倒下時,那種隨時消逝的恐怖令人難忘

正如月の井団吾所說「人的一生有限期,正因這樣才能夠明白其美麗,就像洋蠟燭一樣發光到最後。」

人的欲望無窮無盡,但太集中於欲望便無法正視自己的人生,

當一切快要失去時,便因為自己沒有好好活好好愛而後悔

 

如果可以,筆者希望有能力去愛一個人,去照顧她一愛,就像風太與トキ那樣...(淚)

 

 

第十七週 「ずっと、わろてんか」(可以一直笑下去嗎)

第92回感想:

風太及トキ結婚後有時會找てん作新婚商量,

而藤吉的腦中風也康復,並比以前更努力工作

 

這天藤吉決定到東京出差,他提出てん也一起去,

於是二人到了東京,並在淺草看表演,

其中對スケッチ劇 (喜劇小品)及歌舞留有印象

他回來後認為東京的表演水平已大幅進步,

如不努力便被東京搶去「歡笑之都」之名,

更打算到美國找尋可延續百年的「万歳」(漫才的前身)

並要てん同行

 

不久,風太及トキ前來找尋商量,

原來トキ已懷有風太的孩子,風太更希望藤吉為孩子改名字

而万丈目創作的「小噺」(短笑話)也符到報紙賞識,看來這是他的另一才能呢

 

藤吉在晚上收到他母親的回信,原來她正在環繞世界一周,

人在上海,並會回到大阪見面,

就在此時,藤吉出現了異樣?

創作者介紹

一人旅

Br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