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キラとあきら (港譯:彬與瑛)

22:00~23:00 (WOWOWプライ) 

 

昭和61年4月(1986年4月)

巨型銀行「産業中央銀行」有兩位非常優秀的新人,

銀行決定將二人分為兩組進行融資戦略研修,

一個是日本大企業「東海郵船」的富家子弟,是王道級精英,

另一個是父親公司破產,經歷各種苦難的天才,二人會有怎樣的較量呢?

(題材比想像中吸引,可能是意外之作)

 

 

 

第一回感想:(劇透注意)

1986年4月,是各企業新人培訓的日子,當中産業中央銀行有兩位非常優秀的新人,

在融資戦略研修中表現出色,是被寄予厚望的新人,他們分別是階堂彬及山崎瑛

 

階堂彬(以後簡稱階堂)是大企業「東海郵船」的長男,自小爺爺要令他成為社長繼承家業繼而寄予厚望,

但對自己要成為繼承人的宿命感到抗拒,幸好他的老師及父親也比較開明,

他成長後不負眾望,在東大畢業,更在産業中央銀行的新人研修中表現優秀,成為營業部第四課的員工

 

另一人是山崎瑛(以後簡稱山崎),父親的工廠倒閉,母親攜他及妹妹到爺爺家住(遺下家中小狗)

因擔心家中小狗而回到家中,卻發現工廠人去樓空,父親打工的苦況(小狗沒事)

他透過自身努力,也為了不讓父親破產一事再次發生而進入銀行界,他現為融資部的員工

 

山崎的骷髏頭裝飾是叔叔送給他的護身符,在階堂及山崎小時相遇已看過,

沒想到二人因一次偶然而再次相遇,階堂為此感到快樂,

 

時間一過便是3年後,即1989年

是日本泡沫經濟的最高峰期,在重大的利益下,階堂的前輩已被利益所蒙蔽,

到底接下來有怎樣的命運等待他們?

 

 

第一話花了很多時間去訴說二人的背景,

二人的「重遇」,某程度上是命運安排,

雖然在新人研修時較量過,但比起互相對抗,二人更像惺惺相惜的關係,

到底二人會發展成怎樣的關係?

 

題外話:沒想到香港會同步播放,雖然譯名有點強差人意(明明二人名字發音相同)

但看不明白的人有福了

 

 

 

第二回感想:(劇透注意) 

階堂發現他的前輩的30億貸款有可疑,雖然向上司提出,但反被責怪,

不久在借了30億後再要求追加5億貸款...這時大家開始發現到問題

另一方面,山崎希望貸款給小工場,但卻被上司予以婉拒

二人各自面對困難,到底他們會如何面對?

 

而回到過去,山崎在中學時間認識了女同學北村,

因為父親是超級市場開發部而受到同學討厭

(註:當時超市的出現令商店街為主的小店群起反對,與此同時,便利商店也因此誕生,大大改變今天的生活)

在山崎及同學的了解下,總算成為好友,可是另一方面,階堂對北村的超級市場進行收購,

北村父親完成任務而回到仙台,二人因此分開,

不過北村與山崎在偶然下再次三人相聚,看來有其麼發展吧?

 

另一方面,階堂的祖父離世,階堂的老師決定到産業中央銀行工作,

也令階堂跟隨,並違反了祖父繼承東海郵船的繼承的遺願...

 

這次二人再次遇上,原來二人在中學時期再遇上,

然後二人各自繼續他們的路

 

如果看第一集最初的對決,兩個人的問題可以靠對方協助解決,

到底會不會有這樣的發展?

 

 

 

第三回感想:(劇透注意) 

山崎想拯救井口製作所,但被上司要求不要再跟進,更安排其他同事處理,

而階堂面對前輩的30億再追加5億貸款,是十分難處理的大問題,

到底二人會如何處理?

 

另一方面,階堂的弟弟代他繼承了東海郵船,

而山崎在高中時曾因為家庭經營問題而決定不上東京大學,

但在一位非常盡責專業的銀行員的幫忙下,山崎他的人生改變了

 

山崎回想以前的事,再致電給父親後,

他決定冒風險繼續幫忙井口製作所,

雖然他這次通過了難關,但他卻被調往靜岡工作......

 

 

雖然本話解決了一大難題,但第三回感覺只是不過不失,

因為這日劇在銀行術語方面確實比較深奧,

也缺少兩位主角的直接劇情,

最令人深刻印象是盡責的銀行員及北村及討厭的前輩

 

 

山崎被調往靜岡,另一方面是三友商船提出收購,

感覺抓不到故事的方向,到底發展如何?

 

 


第四回感想:(劇透注意) 

山崎被調往靜岡,階堂認為他沒有做錯,更希望他可以將理念維持下去,

另一方面,階堂父親的東海郵船正面對收購,

但父親決定進行貸款500億以擴建郵輪,與對手決勝負,

但要借取如此大額的資金,到底有何理據令銀行願意貸款呢?

 

在階堂及安堂的調查後,二人發現了亞洲的物流趨勢,

並說服父親,結果順利得到500億貸款,

可是階堂的叔父等人看到如此貸款後,便打算以旗下另一集團另外借款175億,

在西伊豆興建休閒設施,他們的方案被安堂批評得一文不值,

令叔父他們決定找第二家銀行貸款...

 

 

另一方面,山崎來到靜岡後,

他想為一家廠商提供貸款,但仍舊被上司拒絕,

並說「這處不是慈善機構,而是企業」

 

晚上,他收到了之前井口製作所的感謝信,

更送上小妹妹畫的手作畫,山崎深受感動,

他決定盡力為廠商幫忙,與廠長合作調查更多公司的資料,

寫了一份完善了的新申請書,結果這次貸款得到了上司認可了

 

二人也開始走上他們的路,

此後會有怎樣的發展呢?

 

 

「銀行因為幫助人而賺取金錢,不是單純為了金錢」,

這是第一話社長對新入社員的說話,但看了數集,

卻感受到銀行以利益為主導的思想,就像階堂的前輩那被利益蒙蔽的表情,

明明銀行是有能力救助人,需要的金額也不多,但卻以借了錢也不會改善業積為由而拒絕,

這是銀行給人的一種無奈及憤怒

 

雖然銀行的態度令人不快,

但再看看階堂叔父那種無計劃的貸款,對比階堂父親將危機變成機會,

銀行仍是有必要在貸款上把關,

只是...如果人們只往大利益看,那中小的企業又怎樣呢?

(雖然筆者更懷疑要做生意一定要抵押、要貸款、要集資的概念,也對於沒有資產的人是不是更不公平...)

 

另一方面,這話山崎的成功令他明白,要得到別人認別不只是理念,而是需要方法,

原本看似是沒有魅力的工場,在山崎的努力下終於找到它的價值,

結果得到貸款,這就是「方法」的重要性

 

如果山崎及階堂當初有為理想而進入銀行,

如今恐怕已被打了折扣,雖然他們還沒有向現實低頭,

但接下來的挑戰會令他們改變想法嗎?

 

 


第五回感想:(劇透注意) 

時間仍是1989年,

山崎總算幫助了工場得到貸款,

而另一方面,階堂家的叔父因不滿安堂的阻撓而決定轉到其他銀行,

雖然階堂父親嘗試勸說他們收手,但叔父們本來並不希望被父親(是他們的哥哥)看死,

結果父親阻止不了叔父們的無謀行動......

 

另一方面,山崎這次要幫助長島繊維商店,

前輩對這筆貸款表現消極,但支店長卻給機會山崎,

到底山崎會如何令這貸款成功呢?

北村決定前往英國學醫,山崎雖然不捨,但還是要與她送別...

 

時間一轉便是1993年,日本泡沫經濟爆破,

日經指數由最高位的3萬多點下降至不足2萬點,

階堂叔父們的酒店設施雖然無事開業,

但頭3月的成績強差人意(比目標少約30%)

銀行也直言要他們改善經營方式,

此時,階堂父親突然病倒,

雖然手術成功,但他卻確診肺癌

階堂家的風暴即將到來......

 

 

如果與原著比較的話,日劇多了不少不必要的劇情

(如山崎、階堂、北村像三角戀愛的小劇情,甚至山崎被調往靜岡也是原著沒有的)

銀行的劇情已經有不錯的劇力,戀愛的劇情反而變得沒有必要,這是筆者的想法

 

另一方面,時間一轉便由1989年轉到1993年,

日本泡沫經濟爆破只是一筆帶過,以銀行系日劇來說,難免令人感到失望...

(總覺得這時刻一定有重要劇情!)

 

日劇看到一半,雖然是不錯的作品,但衝擊性比想像中低,

看來最初的預告片令人誤會了日劇的方向呢...

 

 


第六回感想:(劇透注意)

日本泡沫經濟爆破,

階堂的叔父新開業的酒店設施陷入經營赤字問題,

同時階堂的父親病倒,更證實是肺癌,只有一年餘命

階堂家正面臨一場風暴......

 

階堂父親不久離世,

他的遺員是將東海郵船的股權交給階堂,

可是階堂弟弟(以後稱為龍馬)在叔父的影響下,對此感到不滿,

另一方面階堂叔父打算將龍推舉為社長,以拯救苦戰的酒店設施

在董事會的全員同意下,龍馬成為東海郵船社長(只是階堂扣起了股權)

 

龍馬一上任,叔父便提出兩社進行連帶關係,東海航船承擔了叔父公司的債務,

這個赤字不斷的項目看來會為東海郵船帶來想像以上的拖累...

 

另一方面,北村從美國回來,但她卻在美國結婚了,山崎失戀了

另一方面,他的老友也失業,幸好得到井口製作所的幫忙,令那老朋友找到工作

他也可以回到東京了

 

 

階堂叔父的劇情比想像中好,更預計成為往後數集的重心,

只是北村的劇情完全令人不解,明明北村與山崎有著很深的關係

但北村卻在美國與人結婚,然後回來日本,這場結婚到底有何意義?

(註:原著根本沒有如此劇情,電視台加上只是令北村出場機會增加而已)

 

既然下集開始是故事的重心,先繼續看看再說

 

 

 

第七回感想:(全劇透注意!)

時間來到1997年,龍馬就任社長已一年,

而酒店業務依然不振,更年年赤字,

 

雖然社長的助手發現了酒店業務財政報表的古怪,

但在叔父的說服下,龍馬仍然相信叔父,更被提出再出資20億日圓

 

面對突如其來的20億出資,雖然階堂提出了注意,

但龍馬根本聽不進去,更討厭他多事,

甚在會議中鬧了起來...

 

只可惜,那20億被酒店經營人帶走潛逃,

沒有資金的叔父竟然提出了一方法...

 

另一方面,山崎及水島發現了東海郵船奇怪的帳號,

從中得知東海郵船與酒店業務締結了「連帯包括根保証」

因為酒店業務最高可以借取300億日圓,東海郵船更可能要全數承擔債務

所以山崎前往勸說龍馬,龍馬知道後雖然感到震驚,但仍然固執

看來這件事要由階堂解決...

 

雖然山崎希望階堂出手幫助東海郵船,更說了他自小父親工場破產的事情,

他希望階堂「不要害怕命運」,可是階堂卻婉絕對東海郵船幫忙...

 

階堂回家後,雖然想勸說龍馬冷靜,但龍馬一聽到階堂要說東海郵船的事便憤怒起來,

同時,社長的助手也請求階堂回來幫忙,可是階堂繼續婉拒

 

有一天,會議的各人也反對龍馬繼續向酒店業務注資,

龍馬這次再度發難,但他卻突然倒下暈倒,

階堂來到醫院,龍馬的心筋梗塞手術成功,但需要休養

 

第二天,階堂前來探訪,龍馬發下現自己並不適合當社長,

請求階堂幫助東海郵船,可是階堂只是在安慰龍馬,並沒有作出答應

 

晚上,階堂想了大家的請求,再想想山崎那句「不要害怕命運」,

看來他下了決心,

第二天,在上司對東海郵船的批評下,階堂決定辭去銀行員職務,

正式取代龍馬當上東海郵船社長

 

 

來到這話,終於看到精彩的劇情了!

在叔父那令人嘩然的劇情下,加上兄弟對決,

整集氣氛緊張,也感覺叔父比想像中沒有人性(比原著更殘酷...)

 

另一方面,階堂與山崎的對手戲明顯增加,二人之信賴之情也不言而喻

二人會怎樣面對這危機,實在令人期待

 

不過,北村的離婚及水島與階堂約會的劇情與整個故事格格不入...

電視台實在沒必要畫蛇添足

創作者介紹

戰略重地

Br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